七十大寿时 大闸蟹上桌尽情吃

热点新闻 Rly1601 未收录

  俗话说,秋风起蟹脚痒,又到螃蟹上市了。对于螃蟹,我深有感触。

  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人们普遍对这东西还不来事(不感兴趣),一是不顶饱、不熬饿(不能当饭充饥),二是不能当菜,更不能当荤菜,三是没闲情雅趣(没工夫,没时间)慢条斯理来吃它。只有极少数文人墨客及有钱有闲的士大夫人士,弄几只尝尝鲜,未形成气候(风俗)。

  上世纪五十年代,我还是娃儿,曾陪开店做生意的老子(家父)应酬客人,将螃蟹放嘴里胡乱咬咬(嚼嚼),被我家老子训斥是乌龟吃大麦――作糟(浪费)。由于种种原因,直到1983年,我才再次接触螃蟹,那年我将将好40岁(虚岁)生日,秋季螃蟹正上市,我咬咬牙,下定决心,八毛钱一斤,买了二斤多,共十四只,回家放在锅上蒸蒸,弄点醋和生姜米,包括老妈及两个妹妹,全家团聚在一起,一来是庆祝全家再次回到栖霞(父母下放和两个妹妹插队),二来是我的工程师职称批下,三来老婆和一双儿女三人户口农转非成功,那天我还花了三毛六分钱打了半斤散装山芋干做的白酒,小开心了一下。2013年,我过70岁生日时,儿子和女儿均大学毕业并结婚成家了,在女儿的操办下,到饭店办摆了几桌,那刻大闸蟹已涨到100元以上一斤,还供不应求,平民百姓也买得起吃得起,吃螃蟹被称为时尚(时髦)。我对来祝寿的人说,大闸蟹尽管吃,想当年我小时不会吃,后来想吃吃不起,现在我条件好了,时间多了,人生无常,能吃尽量吃,珍惜现在幸福生活,过好每一天。

秦信夫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