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块钱压岁钱掉了 年都没过好

热点新闻 Liujianxin 未收录

现在娃儿过年的压岁钱,少的也有百儿八十,多的上千。上世纪六十年代的压岁钱少得可怜,一般几毛钱,多的块把钱,那昝子吃过年夜饭,妈妈等我们睡着了就给我们包压岁钱,钱和几片雪片糕用红纸包在一起,塞在我们的枕头底下,大年初一一睁开眼,马即就摸枕头下面的压岁钱,看看有多少。那昝子一分钱可以买一块高粱饴糖,在嘴里头有一刻儿嚼呢,几毛钱的压岁钱可不得了,大人上一天工才毛把两毛钱。有一年过年,我连我妈给的和到我家来拜年的亲戚给的一共收了三块钱的压岁钱,都是一毛两毛的,最大的是五毛,乖乖隆地咚,当时那可是一大笔钱。我整天揣在口袋里,一刻摸一下,一刻摸一下,后来干脆用一个空的洋火盒,把三块钱叠起来放到里头,用牛皮筋捆住再揣到口袋里头才放心。

年初三,家里头来人拜年,我妈要烧中饭,那昝子农村都是烧大锅,我妈在锅台上忙,要我在灶门口烧火,我那刻心情特别好,叫我干啥就干啥。做完事,又和到我家来玩的几个老表疯了一阵子,到中午吃饭时,才想起来我的压岁钱,一摸口袋洋火盒不在了,当时就惊呆了,赶紧到灶门口把柴火一根根地扒开来找,还是没有,一个下午我一直呆呆地发怵。现在的儿歌唱得好“世上只有妈妈好”一点儿不假,我妈看出我的心事,到了晚上她把我拉到一旁悄悄地问我,“二宝,是不是钱掉了?”我眼泪水一下子全涌了出来,我妈和我说,“不急,二宝,你爸要问你压岁钱呢?你就说给妈拿去用了”,当时的三块钱掉了那可不得了,要让我爸知道少不了一顿驮,妈妈帮我挡过这一关,从那时到现在,我再没有掉过一分钱了。 杨克成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