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座”卖萌”了几十年的民国建筑

石头史记 Lurken 已收录

  民国建筑是南京的文化名片,总给人厚重、沧桑的感觉。不过,如果换一个角度,你会发现有些民国建筑也很“萌”。石头君最近就发现了两座

    第一座小洋楼位于鼓楼区傅佐路30号,为黄色外立面,中间突出的部分好似一张惊愕发呆的人脸。两个圆窗子如同圆圆的大眼睛,中间下方的长方形窗子,形同嘴巴,圆窗下的两行白色痕迹像是“流下”的两行泪。

   整个造型和前几年流行的“囧”字类似。

    这栋小洋楼旁边就是长三角文化市场,已经被列入了鼓楼区不可移动文物名录。

傅佐路30号,是不是有点像“囧”?


    有点遗憾,石头君还没查到傅佐路30号的历史,不过,在它的南侧,还有一栋民国建筑——傅佐路26号。

   那栋房子是民国时期参议员常鑫旺的故居。傅佐路30号有可能也与这位常鑫旺有关。


傅佐路26号常鑫旺故居。


    另一座“卖萌”民国建筑位于玄武湖翠洲,是“留东同学会旧址”,为南京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留东同学会旧址”共有三层。大楼的中间部分也好似人脸,位于二楼三楼之间的两个窗户就像是眼睛,楼房入口处的黄铜门像一张大嘴,门上铝合金的装饰又像是钢牙。

    窗户下方与大门上方之间,凸起的几何形浮雕,非常像一个大鼻子,而窗户下的几排浮雕,则像是眼袋。

    和傅佐路26号相比,“留东同学会旧址”看上去有着不一样的喜剧效果。

留东同学会大楼也挺像张“囧”脸。


    留东同学会旧址的历史,相对比较清晰。

    原来,所谓“留东”,就是“留学东洋”,也就是留学日本。民国时期,包括蒋介石、何应钦、蒋百里、汤恩伯在内的很多军政要员都有留学日本的经历。

    为了联络情谊,纪念过去,上世纪20年代末,一批有留日经历的政要,发起组织了“留日陆海空军同学会”,又称“留东同学会”,其会址设在当时还非常偏僻的玄武湖翠洲。

    为了有活动的场所,他们还盖了一座端庄气派的大楼作为活动的会所。这栋楼采用了欧式风格,于1935年建成,距今已经整整81年了。


留学日本的何应钦、蒋百里。

 

    据《玄武湖趣史》一书介绍,留东同学会大楼中曾供奉吴禄贞、蔡锷两位将军的牌位,春秋两季定期举办祭祀活动。

   这是因为吴禄贞、蔡锷早年都在日本士官学校留过学,在辛亥、讨袁中立下过赫赫功绩的吴禄贞。

    1937年,南京沦陷时,留东同学会大楼遭到严重破坏。


蔡锷。

    1945年抗战胜利后,此楼被励志社接收,改建为“励志社翠洲招待所”。1948年,该楼被卖给南京市园林管理处,改建成为“翠虹厅”,对外营业。

    新中国成立以后,此楼一度划归江苏省交际处使用,曾接待过陈毅同志等重要来宾。

    1977年,“翠虹厅”划归玄武湖公园管理处,后来被拨给南京市书画院使用。


留东同学会旧址文保碑。

    在很多老南京人的记忆中,“留东同学会”大楼是和少年时代的回忆联系在一起的。

在一本1956年出版的画册《南京风光》中可以看到,里面也有“留东同学会”大楼的照片,正面墙体上有七个字,竟是“南京市少年之家”。

    1949年后,“留东同学会”大楼经过修缮,于1952年改为“工人疗养所”。1955年,这座大楼成为南京的第一个“少年之家”。

    那年的6月1日,“南京市少年之家”正式在大楼内成立,时任南京市市长的彭冲与副省长季方等同志特地赶来,向小朋友们祝贺。八千多名少年儿童尽情地在自己的“家”中舞蹈、唱歌和游戏。


老照片里的“留东同学会”,已经改为少年之家。

    所谓的“少年之家”,就是后来的少年宫,那时候,“留东同学会”大楼旁边的翠洲舞台,也是孩子们经常举办文艺演出的地点。


留东同学会大楼背面。


    傅佐路26号和留东同学会,其建筑设计者如今已经难以考证了,其外观为什么会出现喜感?

石头君认为,这肯定是巧合所致,但也为南京的民国建筑增添了有趣的观察角度。 

   (本文为原创 需转载请与后台联系)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