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组合夺得奥运自行车首金 宛如电影剧情般的“破风”

热点新闻 Liujianxin 已收录

RIO DE JANEIRO, BRAZIL - AUGUST 12, 2016: Gold medallists Gong Jinjie (L) and Zhong Tianshi of China during the medal ceremony for the women's team sprint finals in the cycling track event at the 2016 Summer Olympic Games at Rio Olympic Velodrome. PHOTOGRAPH BY TASS / Barcroft Images London-T:+44 207 033 1031 E:hello@barcroftmedia.com - New York-T:+1 212 796 2458 E:hello@barcroftusa.com - New Delhi-T:+91 11 4053 2429 E:hello@barcroftindia.com www.barcroftimages.com

  去年,一部励志电影《破风》热映,让人们对于自行车的竞技和体育精神通过一种大众更能够接受的形式表现了出来。电影中主角仇铭一句经典的台词让人印象深刻,“我活在这竞争的世界,输赢就是现实,我们世界是不一样呀!”

  在运动员的世界中,这就是真实的写照。宫金杰和钟天使,为了自己的奥运会金牌梦,为了中国自行车运动的历史,写上了自己的名字,她们的故事,也宛如电影剧情一般精彩。昨天凌晨,2016里约奥运会场地自行车女子团体竞速赛决赛中,由她们组成的中国队以32秒107夺冠,这是中国自行车队历史上获得的第一枚奥运金牌。

  钟天使 女孩却拥有“拼命三郎”的外号

  钟天使,这个名字在自行车界蹿红的速度近几年如同火箭一般,一位江苏自行车选手告诉记者,“钟天使绝对属于圈内的明星,虽然年龄不大,但是在赛场上有一种特殊的霸气。”亚运会、世锦赛,钟天使都站在了最高的领奖台上,里约奥运会,不得不说,她就是冲着金牌而来的。

  除了近几年来成绩的飞速提升,钟天使被人们容易记住的还有她的名字——“”。据上海同行介绍,钟天使就如同她的名字一般,给人舒服的感受,“和场上完全不是一个人,她在场下的时候就连说话声音都很小,你和她聊天时,也会被带得细声细气说话。”在场下,钟天使最大的爱好也非常安静,就是看书,不管是平常在宿舍里还是在按摩室,钟天使都抱着一本书。

  不过到了场上,她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所有的力量、霸气,都在场上爆发出来。她的队友夏兰兰表示,钟天使一直都是全队的榜样,“拼命三郎”的外号不是白得的,“有一次比赛,她摔倒了,摔得很重,牙齿都摔碎了,她都没有放弃,爬起来继续比赛,男选手掉队她都不会掉队。”

  就是这样的性格,让钟天使将所有的能量都用在了比赛之中,也让她登上了奥运会的最高领奖台。

  宫金杰 四年前的遗憾终于被弥补

  一对搭档,赛后的表现却让人意外。年龄较小的钟天使反而更加淡定,而已经是30岁老将的宫金杰则是流下了热泪。

  但如果你了解了宫金杰的经历,相信你会理解这位老将的不易和她流泪的原因:四年前,她的遗憾终于在里约被弥补上了。

  与钟天使不同,1986年出生的大姐姐宫金杰同大多数自行车专业运动员一样,最开始练的是田径。这位吉林姑娘16岁才真正开始练习自行车,算是自行车界的“大龄青年”。不过,由于爆发力好,再加上训练刻苦,她成绩提高很快。

  和钟天使这几年来的爆发不同,宫金杰已经算是自行车圈内的老大姐和名将了,江苏选手告诉记者,“宫金杰这么多年来一直站在赛场上,很多和她同一批的队员都因为各种原因不骑了,确实很不容易。”

  四年前,伦敦奥运赛场上,宫金杰与中国名将郭爽一天内连续两次打破女子团体竞速世界纪录,并在决赛中战胜德国选手,但被判犯规,最终遗憾摘得银牌。“四年前,我们在伦敦金牌变银牌。今天,我们就是要展示我们中国自行车的强大和实力。我们做到了。”宫金杰非常开心。

  伦敦奥运会后,宫金杰曾经想过退役,但是为了伦敦留下来的遗憾,她再次站在了赛道上,这一次,圆梦的是她。

  奥运酷评 自行车王国的 重新回归

  ,对于每一个中国人来说都并不陌生,在那个汽车还属于稀有物件的年代,自行车就是我们最传统实用的交通工具。

  随着时代的变化,慢慢地自行车从我们身边减少了。虽然减少了,但是自行车却从未从我们身边消失过,它换了一种身份存在在我们的生活中。低碳、环保成为了人们喜爱它新的理由,健身、运动成为了选择自行车新的态度。

宫金杰和钟天使的夺冠,不仅圆了我们自行车运动的金牌梦,也让我们更愿意参与到自行车的竞技中来,放弃汽车,改变自己的生活和环境,似乎这个意义更加重大。自行车王国,这是我们曾经的名字,但愿在接下来的数年内,我们能够换一种意义让这个名字重新回归。 

  □金陵晚报记者 马堃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