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八月乱穿衣 脱了棉凳子就是卫生衣

热点新闻 Liujianxin 未收录

这两天人们呱白时都在韶叨着这辰子的天气,像发羊儿疯似的说变就变,头两天大太阳一出,温度一下子蹿到二十七八摄氏度,差一点儿“奔三”;这昝子先是风后是雨,气温又下降,室内外的温度俄搁多了。气温变化大,让人们“二八月乱穿衣”。

“二八月乱穿衣”是老南京人的一句气候俗语,韶的是阴历二月天气反常,经常犯二五病,忽冷忽热叫人受不了。要在老早,冷的时候人们都穿着老棉凳子(老南京人说棉袄的土话),一旦热起来就只有扒皮(脱下老棉袄)剩下卫生衣。

老早南京人生活都很推板(即生活条件差),一年就是三套衣,冬天是老棉凳子,春秋是卫生衣,夏天小褂子、汗襟子。遇到“二八”月神经病的天,早上凉还套着棉凳子,中午大太阳一出,立马扒皮。所谓卫生衣,不是讲究卫生的衣服,而是老南京人土话中一种内胆有绒的加厚针织衣,也是一种开襟带纽扣有荷包(即衣口袋)的球衣,颜色五花八门。这种卫生衣穿起来也蛮暖和的,只是空身穿,里面不带小褂子衬里的。遇到二八月忽冷忽热这种二五郎当天气,脱了老棉凳子,剩下卫生衣穿在身上也嫌热,那咋弄呢,只有再脱换上小褂子。这种小褂子其实就是衬衫,不过不像现在的双领好打领带的衬衫,而是单领或是无领,中缝是布疙瘩纽扣的枵布衣。

“倒春寒”不是今年才有的,这昝子还是阴历二月,遇到这忽冷忽热的天,还是要适时增减衣服,即使到了“三月三”,还能“冻得把眼翻”呢。 杨传河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