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养蚕 老子找桑叶掉进河里

热点新闻 Rly1601 已收录

       昨儿个,在街高头看到有小贩肩挑桑叶果(桑葚)沿街叫卖,紫而发黑的桑叶果让我想起往年的糗事。

    我老家在苏南农村,四季分明,除稻麦双收,还有一大副业——,我家是大户人家,在上世纪四五十年代,那昝子每年春季都要养二十几簸箕蚕宝宝,起早带晚,人辛苦得一塌,特别是蚕宝宝上山时,我奶我妈我婶三人每晚轮换看守着。为养蚕,我家用一亩多地栽桑树,桑叶专供蚕宝宝。

    我做娃时关心的不是蚕宝宝,而是桑叶果(桑葚),无事佬的我天天跑去看,桑叶果从青一泛红,就摘吃了,其实还未熟透,有些涩嘴,但我馋得等不及了。桑叶果变紫才真正熟透了,有时我贪吃,吃多了两三天不想吃饭,被我妈一顿瘟熊(臭骂)。

    上世纪八十年代,犬子(儿子)上小学二年级,老师布置一道家庭作业——养蚕,蚕好养,城里桑叶难找。这个光荣的差事落到我身上,那昝子我全家住在中央门,只见城墙,哪见桑叶?无奈下班后,我骑自行车到处兜风,找桑叶,有次在长途汽车东站对面河边发现一棵桑树,我赶不及摘了不少,可三天后再去,只剩树梢上人够不着的地方还有些桑叶,多亏我个子高,掂着脚尖还能钩到一些,哪知,身子一歪失去平衡,扑通一声掉到河里,讹搁(差)一点就滑到河中央,我连忙抓着树枝爬上岸,全身湿透了,狼狈不堪,活丑得一塌。

     秦信夫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