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博刚展出的这件文物好奇怪,所有人看到它都羞射地笑了

石头史记 yuzhujiu 已收录

  今天上午,南博举办一场“法老·王——古埃及文明和中国汉代文明的故事”展,“石头君”前往观看。

    这个展览的展品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来自加拿大安大略博物馆的古埃及文物110件(套);另一部分是来自南博、徐州博物馆、扬州博物馆的汉代文物140件(套)。

按下其他文物不表,只说汉代文物中的一件,它被放在不起眼的位置,却让人过目不忘。几乎每个人看到它的时候,都羞射地笑了。不信,你看看——

嘿嘿。段仁虎 摄

 

是的,这是一件男性生殖器官的模型。旁边的标志牌上是这么写的:

铜祖 铜 西汉 公元前206-公元8年 器径57毫米 底长105毫米 底宽99毫米 高199毫米”,说明牌将“铜祖”翻译成“Dildo”,“Dildo”的意思可以自查,百度很方便。

原来,南京博物院的这件“铜祖”,出土于盱眙大云山西汉第一代江都王刘非的陵墓,那次考古发掘被认为是新中国成立来江苏考古最重大的发现。

大云山江都王陵发掘现场。(图片来自网络)

大云山江都王陵出土文物。

 

当时的报道说——

铜祖”发现于大云山汉墓一号墓墓室的回廊中,而且一下子发现了两根。此物也称男根,是一种性器。为何会在1号墓出土两个铜祖呢?

     考古人员解释,一种可能是生殖崇拜。铜祖陪葬,是希望自己子孙昌盛,生生不息。刘非果然崇拜有果,王妃们为他生了6个儿子,而且不是王就是侯。考古人员认为,也不排除这件铜祖为刘非王妃们的藏品

大云山汉墓出土的珍贵文物。

 

央视十套只做过一部纪录片《龙塘下的王陵》,片中采访南京博物院考古研究所副所长李泽斌(在第二集中)。

   这位考古专家表示,“铜祖”是在男性墓里出现的,考古人员最初感到很疑惑,同时猜测这应该是墓里男主人生前喜爱使用的工具,并说“我们只能把它说到这个地步!”(下面是《龙塘下的王陵》截图

专家解释:出土这个东西令他很震惊,他猜测是一种使用工具

是在男性的墓里出现的,考古人员很疑惑

专家猜测应是墓里男主人生前喜爱使用的工具

专家称:我们只要把它说到这个地步

大家应该都很清楚

     综合相关资料,“祖”其实是在先秦两汉时期不算少见的一件器物。除了铜祖,还有石祖、木祖。

   郭沫若将这种器物定名为“祖”,认为其本字是“且”,不过这个说法后来又被其他学者所否定。这里姑且将“Dildo”称为“祖”吧


郭沫若将这种器物定名为“祖”。

 

“祖”的实际作用,在文献中找不到记载,因此只能依靠猜测。

资料显示,最早发现的“祖”,是瑞典考古学者安特生1920年代在河南仰韶文化遗址发现的,为两件陶器。

   安特生将其描述成“其底可立于平面上”,“表面黑晦”。后来,瑞典汉学家高本汉根据印度发现的相关器物判断,安特生发现的这两件陶器,应该是男性生殖器模型。


瑞典考古学者安特生

 

    1920年代以后。各种材质的“祖”,比如陶祖、木祖、石祖在各地屡有发现,比如下面这几件——

战国祖柄青铜勺,内蒙古赤峰市宁城县小黑石沟出土

云南汉墓出土的鸟形祖

云南汉墓出土的祖柄铲


湖北十堰市博物馆收藏的新石器时代石祖。


据说是古代宫女使用的“铜祖”。

 

除了大云山汉墓的“铜祖”,名气更大的“铜祖”来自河北满城汉墓,也就是西汉中山靖王刘胜及其妻窦绾之墓,就是出长信宫灯的那个墓。

   这个刘胜,就是刘备自称的祖先,没听他经常说吗?“我本中山靖王之后”。史料记载,刘胜好酒色,荒淫无度,子孙两代共120人以上。

满城汉墓(图片来自网络)

满城汉墓出土的长信宫灯。

 

满城汉墓的一件铜祖非常“霸气”,呈“V”字形,也就是左右共有两根,呈九十度,下面还有两个象征睾丸的鹅卵石。有专家认定,这是我国迄今为止发现的最早的性工具。

据资料显示,满城汉墓出土的铜祖不止一个。据说其中一件“中空”,“可注温水”,一些部位还有伸缩效果,能上下跳动,仿真度很高,且有使用过的痕迹


满城汉墓的“铜祖”

 

“祖”到底起到什么作用,是生殖崇拜,还是实用器具,到现在还是一个未解之谜。

 

   (本文为原创 需转载请与后台联系)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