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北京保卫战”的明朝名将墓藏身工厂

老南京 Liujianxin 未收录

  南京南郊历代以来的古墓葬众多,尤其是雨花台区,分布着很多古代名人墓,且以六朝和明朝墓居多。雨花台区小行路南京药械厂内,就有一处明代名将的墓。由于藏在厂区内,此墓鲜为人知,“老南京”版的记者日前进行了探访。

  神道石刻部分存留

  雨花台区历史文物众多,安德门、小行一带,有明宁河王邓愈墓、福昌公主墓等名人墓葬,都已经被列为南京市级以上的文物保护单位。相比之下,藏身在小行路南京药械厂内的明代名将顾兴祖墓,虽然也是南京市级文保,却鲜为人知,只有专业的文物工作者、周边市民和一些文物爱好者知道它的存在。

  日前,记者对顾兴祖墓进行了探访,在经过了500多年的风雨沧桑后,这处名将墓如今只剩下了神道石刻,且残缺不全。

  在药械厂厂区中心花园的一个小树林中,保存着顾兴祖墓的神道碑。神道碑尚存龟趺和碑身。龟趺座雕刻成赑屃形象,传说赑屃是“龙九子”之一,擅长负重,因此古代石碑的碑座,常雕刻成赑屃造型。

  顾兴祖墓神道碑反扣在地下,碑身上的文字无法释读。

  史料记载,顾兴祖生前曾封侯,根据明代的规定,顾兴祖这样级别的将领,死后墓前神道可以设置石人石马石虎石羊等石像生。记者在药械厂厂区内继续寻找,果然在厂区一角找到了一件石羊和一件石人,应该是顾兴祖墓残留石刻。

  记者看到,石人为文官打扮,双手捧笏板。可惜的是,石人和石羊的头部都已经缺失。

  民国时就被发掘过

  南京地区,明代初年的名人墓葬很多,多为明代功臣墓,比如葬在紫金山北麓的徐达、李文忠、常遇春等人; 葬在中华门外的俞通海、邓愈等人。“严格说来,顾兴祖并非明代开国功臣,但他的墓,尤其是神道石刻,与明代功臣墓也有相似的地方!”南京明史研究者刘晓平告诉记者。

  据了解,早在上世纪三十年代,著名学者朱偰先生寻访南京古迹时,就考察并记录了顾兴祖墓在当时的状况——“守备掌南京中军都督府事镇远侯顾公墓,在中华门外京芜公路小行。有碑一,文字漫漶难读。石羊石虎石马翁仲,尽已倾倒。墓年前尚在,今因经济委员会筑屋适当其地,遂遭发掘,今已无存,”(《金陵古迹图考》)

  在朱偰南京文物摄影集《金陵古迹名胜影集》中,收录了一张当时顾兴祖墓的照片。和现在对比,顾兴祖墓周边的地形地貌已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

  刘晓平介绍,朱偰的文字透露,早在民国年间,顾兴祖墓就因为建设需要而被发掘,墓室无存,只剩下神道石刻。据考证,当年顾兴祖墓墓室位于药械厂第四车间房屋地基下面。

  祖父是明代开国功臣

  “顾兴祖虽然不是明代开国功臣,但他的祖父顾成却是为朱元璋打江山立下功劳的大将,顾兴祖的爵位也是从祖父那里继承来的!”刘晓平说。

  《明史》中,可以查到顾兴祖祖父顾成的生平。顾成,明代开国功臣,祖上跑船,住在扬州。顾成从小膂力过人,投在朱元璋麾下,为明太祖夺取天下东讨西征。他曾随傅友德夺取贵州、云南,立有殊勋,担任贵州都指挥同知、左军都督等要职,对于贵州的开发和稳定,做出了杰出贡献。

  朱元璋去世后,燕王朱棣起兵夺取建文皇位,顾成跟随耿炳文讨伐燕军,在河北真定被俘。朱棣赦免了顾成,将其送到北平,辅佐世子朱高炽。后来,建文军队围攻北京城,顾成指挥守城,负责一切防御调度。朱棣当上皇帝后,封顾成为镇远侯。此后,顾成还多次前往贵州,平定叛乱。

  顾成的儿子顾统,在建文年间任普定卫指挥使。因为顾成投降燕王,而被建文帝杀害。

  顾统的儿子就是顾兴祖。永乐十三年,顾成85岁去世后,因为顾统已经去世,顾兴祖就继承祖父的爵位,受封镇远侯。

  曾参加“北京保卫战”

  顾兴祖在《明史》中也有记载,顾兴祖,字世延,他袭爵后不久,朱棣去世,明仁宗即位。此时,广西少数民族起兵,仁宗命顾兴祖为总兵前往征讨,先后平定浔州、平乐、思恩、宜山等地。明宣德年间,交趾的统治者黎利反叛明朝,攻克了隘留关,当时,顾兴祖在南宁,却没有发兵救援,被锦衣卫逮捕入狱,一年后才获释。

  明正统末年,英宗发兵讨伐瓦剌。土木堡之战中,明军几乎全军覆没,明英宗也被俘虏。但跟随出征的顾兴祖却从土木堡逃回,论罪应该处死。此时,瓦剌的部队已逼近北京,朝廷让顾兴祖戴罪立功,充任副总兵,在北京城外抵御瓦剌军队,是为“北京保卫战”。

  此战中,顾兴祖表现出色,战后,他被授予都督同知,镇守紫荆关。明景泰三年,顾兴祖因为受贿,再次下狱,不久获释。因为他支持立太子有功,被授予伯爵的爵位。明天顺初年,又恢复了镇远侯的爵位,被派往守备南京。天顺七年(1463),顾兴祖去世,安葬于南京。

据文物专家介绍,顾兴祖墓的神道碑文物价值最高,其开头有“大明镇蛮将军协同守备掌南京中军都督府事镇远侯顾公神道铭”阴刻楷书,文中有大量涉及少数民族的史料,对于研究明朝政府与西南少数民族关系具有珍贵价值。

  □金陵晚报记者 于峰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