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怎么消夏?不抱“真夫人”抱“竹夫人”

石头史记 yuzhujiu 已收录

     如何熬过酷暑炎夏,不管是在古代还是现代,都是一个大问题。现代人可以借助空调、电风扇降暑,而在古代,没有空调电视,当时又讲究礼仪,人们也一般也不能公开地打个赤膊。

    那些岁月里,南京人如何应对酷热难当的夏天呢?

古人消夏。

 

《豳风·七月》里有“二之日凿冰冲冲,三之日纳于凌阴”的诗句,意思是说夏历十二月凿取冰块,正月将冰块藏入冰窖。这说明:早在先秦时期,就有凿冰、藏冰,待来年暑天供皇宫贵族使用的做法。

    六朝时期的皇家“冷库”(冰室,冰窖)称为“凌室”。史料记载,刘宋大明六年(462)五月,“置凌室于覆舟山,修藏冰礼”,这是古代南京地区皇家藏冰的最早记载。

也就是说,刘宋皇帝命人在覆舟山,也就是如今玄武湖畔的九华山设置“凌室”。当时,覆舟山上有皇家园林“乐游苑”。“乐游苑”是避暑胜地,玄武湖水质清冽,冬季取冰也很方便,是非常适宜的设“凌室”的地点。


如今的九华山三藏塔。

 

古人在冬天取冰藏冰,一般是在初冬时节,要举行祭祀“司寒”的仪式。相传“司寒”是掌管寒冬的天神,祭祀“司寒”的仪式早在汉代以前就有,一般都要由天子或公侯一级人物来主持。

“凌室”大致相当于一个地下冰窖,深约1.5米,能够储藏数百立方米的冰块,上面用土掩盖隔绝温度。一般来说,能够有三分之一的冰块能留存到来年夏天,已经算不错。

清代时南京还有一些冰厂,冬天取秦淮河水制冰,来年再出售冰块,让人们防暑降温。


古人取冰。

 

藏冰用冰,是皇族的享受,普通人又是怎么熬过苦夏的呢?

古代消夏最常“标配”是扇子。普通百姓用芭蕉扇或者蒲扇,文人雅士则喜欢用折扇。此外,还有团扇、蒲扇等等品种。

夏天里,老南京人不论男女,到哪里都要带一把芭蕉扇,老南京有一首儿歌:“夏天天气热,扇子借不得。虽是好朋友,你热我也热”,道出了人们须臾离不开芭蕉扇。

文人则喜欢手摇折扇,他们不仅靠折扇纳凉,而且还喜欢在扇面上题诗作画。

清·金陵折扇

 

去南京博物院、南京市博物馆,细心的观众会发现不少瓷枕,瓷枕也是我国古代夏季纳凉寝具,民间有清凉沁肤、爽身怡神之说。

北宋张耒在《谢黄师是惠碧瓷枕》诗中说:“巩人作瓷坚且青,故人赠我消炎蒸,持之入室凉风生,脑寒发冷泥丸惊”,就是古人对瓷枕的赞美。

宋·青白釉刻花花卉纹瓷枕

宋·代花叶纹瓷枕

 

在包括南京在内的江南水乡,过去人们还喜欢在床上放置一种名为“竹夫人”的器物消夏,这是一种用竹篾编成的圆柱形竹制品,中空,四周有竹编网眼,可拥抱,可搁脚,根据“弄堂穿风”的原理,供人取凉。

    过去很多人喜欢抱着“竹夫人”睡觉,冷落了老婆“竹夫人”内还会有两个小球,可供玩赏。



竹夫人。(图片来自网络)

 

    在老南京人的记忆中,当年很多城南大户人家不少凳子也能“降温”,这些凳子有的是全瓷质的,分为鼓凳或觚形凳; 

   有的是木架构上镶瓷板的。夏天衣服单薄,屁股贴在冰凉的瓷上面,自然清凉了。

各种“凉凳”。

 

  古人夏天还会用储藏的冰做冷饮,并且创制了一种独特的“吸杯”。吸杯和吸管烧制在一起,可以轻松吸冰水,犹如现在的可乐杯,炎炎盛夏,顿觉丝丝清凉。

清·光绪粉彩莲瓣形瓷吸杯

 

古人还在衣服上做足了文章。有这么一个故事:一阿拉伯商人来到广州,拜见一唐朝官员。他透过丝绸衣服看到官员胸口上有粒黑痣,惊奇地问:“您胸前的痣,怎么能透过两层衣服还看得见?”官员哈哈大笑,请客人再靠近观察,原来他身上穿了五件丝绸衣服。

南京市博物馆就收藏有多件宋代纱衣、纱裙、罗衫、罗鞋,轻若晨雾,薄如蝉翼。脑补一下,炎炎夏日,古人身着如此“轻薄”的衣服,该是如何清凉和惬意。

清·《美人出浴图》绢本

宋·六瓣花纹罗衫

 

宫禁中还有更多消夏之法,不为外人所识。《开元天宝遗事》记载:杨贵妃就曾通过口含玉鱼,来“凉津沃肺”,消除肉体苦热。

满清皇宫中每间房屋都配有一柄如意,以讨“事事如意”之口彩。暑热难当,怀抱如意,凉意顿生!

玉鱼

清·光绪绿地双龙纹瓷如意

 

    部分图文引自微信公众号“考古小涛” 特此鸣谢!

 

   (本文为原创 需转载请与后台联系)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