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留下“能仁里”地名的南朝古刹能仁寺

老南京 Liujianxin 已收录

  雨花西路东侧的雨花北路两边,地名皆为能仁里。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前后,就连长虹路东段的一些单位和住宅门牌,也被冠以“”。而且雨花西路上还有“”公交车站。很多人不知道这地名的来由,其实,它来源于雨花西路西侧、长虹路南侧,有着1500多年历史的能仁寺。

  最早建于南朝刘宋年间

  据明葛寅亮于万历年间编撰的《金陵梵刹志》中的《能仁寺缘起录》记载,能仁寺最早建于南朝刘宋元嘉二年(425年),原名报恩寺。唐会昌(841-846年)中废。杨吴太和六年(934年),毗陵郡公徐景运重建,改称报先院。南唐昇元(937-942年)中又改兴慈院。宋开宝(968-976年)中又废。后有邻里捐宅,复为兴济(慈)院。由于院低地湿,于宋太平兴国三年(978年),寺院迁徙。

  北宋初期,有一位被称为升州法主、圆觉大师的高僧——德明,曾住持过能仁寺。据记载,德明于北宋至道年间(995-997年)被宋太宗赵光义召见,并被赐“御容及罗汉像以归”。北宋咸平年间(998-1003年),宋真宗赵恒还为德明“赐紫”,即让他享受三品以上官员的待遇。并“重赐院基、田产,宠以诗章,寺复显。”北宋崇宁年间(1102-1106年),寺又被赐名“承天”。北宋政和七年(1117年),方改称为“”,距今整整900年。

  2008年,南京大报恩寺遗址考古发掘中,从地宫里出土了一块“金陵长干寺真身塔藏舍利石函记”的石碑,就是由圆觉大师德明记述并书写的。

  南宋建炎三年(1129年),朝廷所赐重建的寺宇又遭兵毁。寺院损毁几十年后的状况,《金陵梵刹志》中有这样的描述:“淳熙丁酉(1177年),残僧萧然败壁,风雨莫蔽,门临街喧卑,过者陋焉。”后经庆元元年(1195年)重修后,能仁寺“则大门易向东,堂庑壁甃,尽撤其旧”。元至元五年(1268年)又进行了修整。明朝初年,能仁寺再次遭灾。

  能仁寺于明洪武戊辰(1388年)重建于金陵城外的城南天竺山,即今雨花西路西侧。在此之前的南唐时期,据《南唐江宁府图》,其位置在今夫子庙一带。而宋、明两代不同的史料,所记载的能仁寺位置则不尽相同。

  《佛殿记》:“寺南接秦淮数百步,其地古清溪之濆也”。《景定建康志》:“能仁禅寺,在南厢嘉瑞坊”。明《正德江宁县志》记载:“咸平间徙院台冶东南赐基”。明《金陵梵刹志》:“旧在古城西门”。

  明代能仁寺金碧辉煌雄伟壮观

  重建后的能仁寺,金碧辉煌,雄伟壮观,被列为明代仅次于金陵三大刹(灵谷寺、天界寺、大报恩寺),且与鸡鸣寺、栖霞寺、宏觉寺、静海寺齐名的金陵五座“次大刹”之一,并统领华严寺、外鹫峰寺等小刹。

  明嘉靖初,能仁寺再次遭灾。随后的明万历年间,又重修了山门、金刚殿,且大雄宝殿也增绘了彩绘,然而始终无法恢复旧貌。即便这样,当时的能仁寺仍有山门五楹,天王殿五楹,正佛殿五楹,法堂七楹,左伽蓝殿三楹,僧院二十四房,另还有禅院。

  据《金陵梵刹志》记载,当时的能仁寺基址为一百五十亩,范围为:“东至安德街,南至本寺园埂,西至琉璃窑,北至永福寺。”

  不仅如此,按照明朝僧录司的规定,能仁寺当年还有洲、田、塘、地等寺产。寺外的主要有两处,分别在江东门对面的梅子洲(位于今江心洲北部的洲尾部分)和安徽当涂的鲚鱼洲,共计2000余亩,大多数为肥沃的良田。

  明朝时期的能仁寺,虽数次遇灾损坏,但总体尚好,是能仁寺历史中较为兴盛的一个阶段。

  江南好,梅好数能仁

  明代之后的能仁寺,逐渐萧条和衰落。尤其是清朝晚期,这一带曾是清军和太平军反复激烈厮杀的战场,能仁寺的殿宇廊阁自然无法逃过此番劫难。

  能仁寺的建筑虽损毁很多,但寺中的一株六朝古梅却依然绽放迎春,清香四溢。据清《同治上江两县志》记载:“寺有梅一株,虬枝盘铁,古葩郁香,疏影清流,名曰覆水,盖六朝物也”。

  民国五年(1916年),晚清文人张汝南曾游览能仁寺,专门为此梅赋词一阕:“江南好,梅好数能仁;覆水一枝才破腊,出檐万朵更争春;雪月斗精神。”

  然而,仅仅过了不到二十年,当近代著名学者朱偰于上个世纪三十年代中期,考察金陵古迹时,六朝的覆水梅已亡,而能仁寺则是“院宇湫隘,沦为厝室”。

  抗战期间,雨花台及其周边的这片地区是中国守军抗击日寇的主战场之一,寺东的京芜公路(今天的雨花西路),是当时从西南方向进入南京的唯一交通要道,能仁寺又一次经受了战火洗礼。原先就已破败不堪的寺宇,更是所剩无几。

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当笔者随转业回宁的父亲居住在距能仁寺仅几十米之遥的父亲单位宿舍大院时,还见过能仁寺仅存的一楹殿堂。后来,随着江苏省通信电缆厂(即如今位于雨花西路210号的江苏省邮电建设工程公司前身)的扩建,能仁寺这个有着1500多年的历史、曾经闻名遐迩的明代大刹,便彻底在地平线上消失了。

 王成璞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