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谈教育:不上补习班,不看重分数,女儿为何还能名列前茅?

金陵少科院 yuzhujiu 已收录

孩子考试考得好,你喜上眉梢;孩子偶然考差了,你丝毫不放过破口大骂。在应试教育体制下,分数很重要,那么什么才是决定分数的重要因素?

 

周国平的这篇文章告诉你,不上补习班,不看重分数,孩子依然可以名列前茅的原因其实是更注重素质教育!

(周国平 ,中国学者、作家,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是中国改革开放后较早研究尼采的学者。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

1

啾啾上小学后,作为家长,我面临一个难题,就是在现行教育体制的框架内,如何尽量减少其弊端之害,保护她的健康生长。

 

有的家长采取决绝的态度,把孩子留在家里,自己教孩子,我认为这种方式弊大于利,使孩子既失去了与同龄人交往的机会,又不能受系统的基础教育,而这两点对于孩子的心智生长是非常重要的,所以从未予以考虑。

 

但是,我也不会像许多家长那样,让自己和孩子完全被这个体制牵着走。有限度地顺应这个应试教育的体制,同时在其中最大限度地坚持素质教育的方向,戴着镣铐争取把舞跳得最好,也许是无奈中的最佳选择。

面对应试教育有两种方略。

一种是完全把赌注押在应试教育上,竭尽全力让孩子成为优胜者,如果赢了,不过是升学占了便宜而已,如果输了,就输得尽光

 

另一种是把重点放在素质教育上,适当兼顾应试,即使最后在升学上遭遇了一点挫折,素质上的收获却是无人能剥夺的,必将在孩子的一生中长久发生作用。

 

其实,根据我的体会,只要真正注重素质的培养,孩子有了好的智力素质,应试会是相当轻松的事。智力是一种综合素质,其效果也一定会体现在需要运用智力的一切事情上,包括功课和考试。

 

所以,以素质的优秀为目标,把应试的成功当作副产品,是最合理的定位。啾啾做功课一直比较省力,考试成绩在班上也始终名列前茅,无疑是得益于综合素质。比如语文,她的成绩总是前一二名,这当然和她喜欢读书直接有关。

 

 

2

我坚持一个原则:不给啾啾报任何课外补习班、辅导班、特长班、提高班。现在她小学六年级了,六年里,她真的是一个这样的班也没有上过。这在她的班上是绝无仅有的,一个孩子在周末上好几个班是普遍现象。

 

有一回,班上推荐若干同学上区里的奥数班,她被选上了,回家来征求我的意见。我举出她班上一个一直在上奥数的同学,问她,和这个同学比,两人谁的数学成绩好。她说是她,我说这不就行了,事情就这样决定了,而她也很高兴。她妈妈曾经表现出一点儿动摇,觉得人家都上,惟独我们不上,好像不放心,我一个责备的眼色,她就不再提了。

 

我之所以如此坚决,理由有三。

 

其一,孩子的课余时间已经非常有限,决不能再给她增加负担,我要捍卫她的休息、玩耍和课外阅读的时间,这也就是捍卫她的健康、快乐和真正的优秀。

 

其二,我看透了这类班,料定它们没有多大价值,即使在应试上也基本如此,在多数情况下,只是把课内的教学内容提前讲授,反而打乱了知识的内在秩序,不利于理解和吸收。

 

其三,我甚至对这类班深恶痛疾,因为我清楚,它们是当今寄生在应试教育上的整个产业链的重要一环,对于加剧教育不公平和教育腐败起着恶劣的作用。当然,我说的是总体情况,不排除有例外,但是,多么幸运的例外也改变不了总体情况的可悲。

 

不让孩子上课外班,并不等于对孩子的学业放任不管。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家长还是应该给孩子以必要的辅导。至少孩子上小学时,多数家长是有这个能力的。

3

 

我是在她上三年级时才开始做一点辅导的。起因很偶然,三年级上学期,我们全家去外地,她缺了三周的课,正值期末考试前夕,我必须帮助她复习。

 

我的辅导方法是这样的:

 

先看一下她平时的测试卷子,找出她的薄弱环节;然后,列出她曾经做错的习题,再选择一些同类型的习题,让她做;最后,检查答案,仍然错的就是理解的问题了,便和她讨论,启发她想,务必真正弄懂。

 

整个过程非常轻松,同学们在学校里是整天复习,而每天她也就复习两三个小时,但效果很好。

 

回到学校,她胸有成竹地进考场,考了个全班第一。考完试的那几天,她心情好极了,对我说:“我就是觉得高兴,不知道是因为什么。”想了一想,说:“可能是因为考得不错吧。”老师布置的寒假作业是,把考试错了的地方复习一下。她说:“这样我就没有什么作业了。”

在这之后,她的学习成绩显著上升。接下来的一次考试,三年级下学期中考,又是全班第一。红去学校接她,班主任陈老师见了就夸,说:“你们是怎么教的,你们的孩子在全年级都出名了,她的卷子成了标准答案。”因为她成绩出色,陈老师特意奖给她一个可爱的绒毛玩具,一头狮子守着一个笔筒,她喜滋滋地捧回了家。

我以前从未想到要辅导她学习,觉得她不需要,现在我看到,方法得当的辅导会给孩子带来多么大的帮助和快乐。我读中学时酷爱数学,有一点儿理解力,现在在辅导孩子时用上了,我也挺高兴。一道她眼中的难题,我几句话就使她明白了,她佩服地叹道:“真厉害!”

 

通过我的辅导,她的思路似乎打开了。我说:“辅导你复习的时候,我发现你概念很清楚,就知道你考试不会有问题。”她说:“我是很清楚,考卷发下来,我一目了然。”我从来不把考试看得太重要,但是,一个学生在考场上能有这样的感觉,是多么愉快啊。

 

一个学习成绩优秀的孩子,优秀的成绩给她带来了荣誉感、成就感和自信心,以及与之相伴随的喜悦,正因为如此,她也就容易太看重分数,一旦出现波动,她会有比成绩一般的孩子更强烈的受挫感。这是我要在啾啾身上防止的。何况我一直认为,分数真的不重要,至少比真才实学次要得多。

 

 

4

事实上,课堂上的好学生日后碌碌无为,课堂上的平凡学生日后大有作为,这样的事例举不胜举。我要让啾啾保持清醒,始终记住主要的努力方向。所以,无论她得到了好分数还是她认为的差分数,我都会向她强调:分数不重要。

二年级,一次数学测验,有一道题,老师批她错,她得了88分,很郁闷。红告诉我时,她眼泪也出来了。我看了那道题,发现她是对的。她说,她记得老师原来是像她那样做的。她的郁闷情有可原,因为冤枉。红让她去对老师讲,她说不敢。我想,不说也可,但要解开她的心结,而这也是一个教育她不在乎分数的好机会,便与她进行了一次谈话。

我说:“我问你,有两种情况,一种是你都做对了,但老师批错了,只给了你88分,另一种是你有一道题做错了,老师没有看出来,给了你100分,让你选择,你愿意要哪一种?”

她答:“都不好。”

我问:“如果一定要你在这两种里选一种呢?”

她答:“要前一种。”

我说:“爸爸和你的看法一样。自己懂就行了,分数不重要。”

到了高年级,也许因为面临升学,同学之间谈论较多,她对分数比较看重了。她考试有失利的时候,所谓失利,就是总分不在前二三名了,她的情绪会因此低落。在这种情况下,我会从两个方面开导她。

 

一方面,帮助她分析出错的原因,无非是粗心和不懂,是前者,以后细心就是了,是后者,正好把相关知识弄懂。

 

另一方面,我会安慰她,她没有上任何课外班,花的力气最小,取得这个成绩很不错了。我告诉她,哪怕因为成绩原因而不能升入名牌学校,也不重要,我小学和初中上的都不是名牌。她问什么重要,我说就是真正优秀,比如爱读书,能思考。有一回,她为考试成绩不理想而强忍眼泪,听我这么说,她笑了,说这些她还是有的。

 



5

其实,啾啾所上的小学是一所非常好的学校,虽然也是名校,但和许多名校比,孩子们的学业可以说相当轻松。读了该校校长论教育的文章之后,我知道这不是偶然的。他对现行体制的弊病有清醒的认识,强调教育要回归人的精神性培育,回归教育的本质,他的教育理念使我深为共鸣。

 

近几年里,我接触了若干名校的校长,包括小学的和中学的,一个意外的发现是,他们对应试教育也是不满乃至痛恨的,努力在现行体制的框架中贯彻自己的教育理念,开辟素质教育的试验田。这使我看到,我们所缺的不是教育家,而是好的体制,有了好的体制,这些教育家将更能大有作为。

在为女儿选择学校时,我的标准是教学质量和轻松学习兼顾。一个学校名气再大,升名校率再高,但若应试倾向严重,学生太累,我就不予考虑。啾啾进小学时,我就曾这样放弃了一所名气更大的小学,改选了现在这一所,至今为此庆幸不已。

 

有一回放寒假了,我问啾啾:“你喜欢上学还是放假?”她回答:“我喜欢轻松的上学。”很好,我也这么想。那么,升初中时,让我们仍然坚持这个标准吧。

 

说到底,健康快乐地成长是最重要的,名校不名校是次要的,是金子总会发光,不是金子放进水晶宫也徒劳,顺其自然吧。

作者|周国平     本文节选自《宝贝,宝贝》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