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头娃雷雨天出门不带伞遭戏说

热点新闻 Liujianxin 未收录

这昝子雷阵雨多,好好的天不经意间就会噼里啪啦地下起大雨,可没过一刻儿就停了,老人们说:“这天像娃儿的脸,说下就下,下不了多少就收了,赛如(就像)娃儿淌猫尿(sui,即哭泪),还没哭几声又笑了,真是又哭又笑,老猫上吊”。说是这么说,可老人们出门还是带着伞,有道是“天晴防下雨”。

要是在老早三伏天,反正是雷阵雨,雨下不长,娃儿们都不愿意带伞,因为那时的雨伞只有两种,一种是油纸伞,另一种是黄布伞。油纸伞是斯文人用的,伞虽轻巧却不耐驮(即易破损),一般老百姓是不用的;而黄布伞虽扎实硬挣很牢固,但既笨又重还难撑(不易打开),大人们都要对着墙或地上死命地撑才能打开,娃儿们就甭说了,宁愿冒雨狂奔也不想用它。

那昝子进馆(即上学)的娃儿剃光头的多,防止大雨淋湿头发会捂出黄疱疮。头大的娃儿也不例外,可他一剃成光头,给人感觉他的头更大了。他剃完头不仅要被剃头匠打三巴,说是“新剃头打三巴,不害疖子不生疤”,还因为剃了光头显得脑壳特别大,招引人打他的大头。遇到下雨天,尤其是伏天雷阵雨,经常东边太阳西边雨,那大头娃出门多不带伞,一嫌黄布伞笨重难撑开,二怕时晴时雨把伞弄丢了。路人见了雨中奔跑的大头娃,不由得会戏说:“大头大头,下雨不愁,人家有伞,他有大头”。杨传河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