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热天 大杂院里男人都“干洗”

热点新闻 Rly1601 未收录

  老早,一些老城南人都居住在低矮的平房内,家中也没得卫生设备,就连上一次茅司(厕所)也要穿街走巷跑得老远,要是早上人多,去迟了还要排队,你急他不急的,那昝子这已不算什么稀奇的事了。

  最麻烦的是大热天洗澡这个头等大事,每天大人娃儿洗澡要一个接一个挨着洗,一些人家家中娃儿多,而且只有一个澡盆,一些大男人为了方便图个省事,又不占用澡盆,干脆拎上一桶井水,兑些热水,就在院子里阴沟旁,脱掉小褂裤(外衣裤),穿个裤头,在大庭广众之下,“,哗啦”地洗起来。先用水打湿身子,再用肥皂抹一下,有些人洗到开心时,一边擦洗还一边哼着京戏,或唱一段当时流行的歌曲,显摆出一副大大咧咧、不拘小节男子汉的味道,最后一桶清水从头浇到脚跟,就算完事了,回到家里头换上干净的短裤,赤着大膊就出门乘凉去了。那昝子我们大杂院的人称这为“干洗”,也就是离开澡盆洗个“旱澡”。我们一些男娃也会在家里人帮助下,用同样的法子在室外冲个澡,但是我们洗澡时很不安生(调皮),用桶里的水泼洒一旁围观的小伙伴,还会做鬼脸逗逗人,当然会遭到大人的一顿臭骂。老早差不多家家都是这样,也就见怪不怪无所谓了。

  这昝子,各家都住进楼房,卫生条件好了多少倍,几乎家家都有淋浴设备,夏天洗澡再也不是烦心事了。每天在家冲澡时,想起儿时住大杂院“干洗”的趣事不免感慨万千。

 濮传俊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