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热天 大辫子姐姐变成二道毛

热点新闻 Lurken 已收录

女娃儿哪个不喜欢扎个齐腰的长辫子?可以编出好多花头经,洋气(秀气)的很,可到了大热天,大辫子女娃马即变成了二道毛。南京人管女子头发剪到“搭耳垂”叫“二道毛”。

那昝子,我们看大姐姐把头发剪成二道毛,心里直嘀咕:大姐姐真木里十骨的,这下变丑姐姐了。大姐姐照样刷刮(做事漂亮、利索)地忙家务活,下午忙完晚饭歇下来了,她就着(利用)给我们揩过汗后的半盆糨糊汤(洗脏后的水),把头浸在里面泼泼水算洗了头,马即在院子里抹竹床、兜蚊帐、摆洗澡盆了,她那湿漉漉的二道毛老是(总是)紧紧地磕(贴)在头上。晚高头(晚上),大姐姐帮我们几个小的挨个洗澡时,被(水)溅得一头一脸的也至多把短头发往后摞一下算和拉倒(简单对付一下)了。

到了月尾巴(每月最后几天)家里往往翘尾巴(没得钱)。我们小把戏们稀大流缸(稀里糊涂)的什么也烦不了,照样皮(调皮)。大姐姐却不,有一次她从门口叫来挑高箩(收破烂)的,她打开柜子,拿出铰下的大辫子,挑高箩的先用手来回柞(量)一下辫子的长度,又用个杆秤把辫子镐(称)一下说:“我收了,一块五,”大姐姐一把夺回来:“人家都说我的辫子是‘黑麻绳’,不是五二歹鬼(质量不好)的,二块钱”,对方也不小气巴拉(吝啬)了,掏出二块钱递上。乖乖隆地咚,那昝子一家五六口人一天的菜金也只得三毛钱哦,五毛钱就可以带荤了。二块钱,跩(很富有)死了!我们这才明白为什么大辫子姐姐要变成二道毛,真是我们的好姐姐。 林洁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