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男娃不敢吃“全鸡”小丫头直往嘴里杵

热点新闻 Liujianxin 未收录

晚上出来散步,看到街头有个卖旺鸡蛋的小摊,老大妈身前的煤炉上炖着一只铁锅,锅里是旺鸡蛋,有“”,也有“”,剩下的就是“半鸡半蛋”。

前来解馋的几个小姑娘蹲在炉子跟前,有的要“全鸡”,有的要“半鸡半蛋”,倒是没有一个要“全蛋”的。眼前情景不由让我回想起了小时候吃旺鸡蛋的往事。

不像这昝子旺鸡蛋是用机器炕出来的,一年四季都有得卖。老早我们小时候,只有到了春天炕房里孵化小鸡的那阵子,没能孵出小鸡的鸡蛋才作为旺鸡蛋来卖。因为是作为“坏蛋”来处理的,所以价格也公道(便宜)。

那昝子,每当碰到街上有人挑担卖生旺鸡蛋时,我妈都会买上十来个回来煮给我们吃。当然,这些煮好的旺鸡蛋也是品种齐全,有“全鸡”、“全蛋”和“半鸡半蛋”。

在我们围桌而吃的时候,歹怪我这个家里最大的大男娃反倒显得最胆小,死活不敢吃那种“全鸡”的蛋。看到它毛茸茸的鸡头、健壮的小鸡腿,再联想到里头还有一副肚肠子,感觉癔怪巴拉的,哪还敢张嘴去吃啊?而“全蛋”则蛋黄蛋白混在一起,煮熟后硬挣挣的,蘸一点细盐,味道不错。也歹怪,我那老巴子妹妹,人小不丁点的,胆子倒大得很,手里拿着“全鸡”就往嘴里杵,看得我目瞪口呆。 陈光新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