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葬在栖霞山的“岭南画派”画家高奇峰

老南京 Liujianxin 未收录

  他既是“岭南画派”的创始人之一,又是民国享誉画坛的名人,他就是“岭南三杰”之一的高奇峰先生。

  闻名遐迩、四季葱郁、风景如诗似画,被清乾隆皇帝赞为“第一金陵明秀山”的栖霞山,既得山水之胜,又有人文情怀,兼具六朝风韵。高奇峰就葬于其西峰山道入口处。

  “岭南画派”创始人之一

  (1889-1933年),名嵡,字奇峰,广东番禺人。幼年多艰,因家境贫寒,曾寄食于他人之家,至其兄高剑父振兴家道,才把他接回。17岁时,高奇峰随兄长高剑父赴日本留学,21岁学成回到广东,作品初露于画坛。

  民国初年,高奇峰由广东省政府资助,与兄高剑父同至上海创办《真相画报》及审美书馆。后来,高剑父随孙中山奔走国事,审美书馆馆务由高奇峰担任。1918年,高奇峰受广东工业学校之聘,任职于该校美术制版科,同时自设美学馆于广州,开馆课徒。后因染肺疾,迁居珠江之滨的天风楼,闭门作画以自娱。

  高奇峰与兄高剑父、著名画家陈树人画脉相连,画技不相上下,有“二高一陈”的称谓。高奇峰也被称为“岭南画派”创始人之一。

  “岭南画派”的美术创作,在题材上以翎毛走兽、花卉、山水为主。其中,、高奇峰两兄弟尤喜画鹰、狮、虎。高奇峰的绘画技艺,主张以及人生经历,均受其兄高剑父影响,作品以翎毛、走兽、花卉最为擅长,尤擅画雄狮猛禽,亦能画山水、人物,用笔能粗能细,能工能写。其工者,用笔细致入微;其写者,则水墨淋漓,他的新国画画风,兼具高剑父与陈树人的特长。

  1921年,他与高剑父、陈树人以及他们的学生,参加广东第一次全省美术展览会,“二高一陈”因此被称为“岭南三杰”。1931年,比利时万国博览会的国际艺术展览上,高奇峰代表中国参展,被评为最优等奖,享誉国际。

  他是民国享誉“画圣”的名人

  高奇峰技艺精湛,人品高洁,徐悲鸿对其评价是“发扬真艺,领袖艺坛”。“画海横舟,劈波至勇”,不负墓碑上“画圣高奇峰先生之墓”(林森书题)中民国“画圣”之名。

  高奇峰少年时东渡日本,对京都画派中名家的技艺有极深入的研究。他把传统的笔墨功夫,以及“撞水”、“撞粉”等花卉画中的特殊技巧,运用于飞禽走兽和山水,达到形体逼真而又生气勃勃的效果,构成了雄伟兼秀美的独特风格。他的书法用笔老辣,功底深厚,自成一体,颇具影响。

  高剑父、高奇峰兄弟的山水画,可以看出马远、夏圭“横砍竖劈“”的传统,以及日本画的影响。高剑父“奇拔苍拙”,高奇峰则是雄健与俊美兼而有之。

  时光如梭,知名度日高,民国画坛领军人物高奇峰辛勤耕耘,留下众多流芳百世的画作。他的主要代表作品有《海鹰》、《白马》、《雄狮》、《怒狮》、《虎啸》、《孤猿啼雪》、《山高水长》等。出版有《高奇峰先生遗画集》。

  英年早逝葬于栖霞山

  高奇峰早年参加同盟会,曾追随孙中山先生革命,民国成立后,他功成不居,毕生从事绘画,名扬中外。1933年,为筹办中德美术展览会,国民政府推派他为出席代表,邀请他到上海开会。其间,高奇峰不幸旧病复发,于同年11月2日病逝于上海。

  高奇峰因病英年早逝,艺海同悲,国民政府明令公葬于南京栖霞山,国民政府主席林森亲题墓碑:“画圣高奇峰先生之墓”。

  据1936年12月28日《大公报》(天津)报道:高奇峰公葬礼12月27日下午在栖霞墓地举行,参加者有国府代表吕超、居正、褚民谊、叶恭绰等,以及院部代表来宾共千余人。孙科、孔祥熙等送挽联或花圈。先行公祭,宣读国府祭文,后行公葬礼,整个过程庄严、肃穆、隆重。

  高奇峰是民国时期享受如此高规格丧葬待遇的画家第一人。

  如今,在通往墓园的墓道上,有一座高奇峰半身青铜雕像。尚在中年的画家手倚巨岩,眉带欣喜地赏看着旖旎山景,又像若有所思地凝望远方。

  雕像四周铭镌着徐悲鸿、蔡元培、陈树人等名家题词,挽联以及由栖霞寺、栖霞山管理处落款的《高氏墓园重修记》。墓墙上以天蓝色大字横书,岭南画派再传弟子欧豪年教授题词“高山仰止”,充分表达了海内外高氏弟子、同仁以及社会各界对这位民国画坛领袖、近代美术开拓者的崇敬。

高奇峰墓是栖霞山重要文化景点之一,现已成为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

 王国樑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