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葬在马群白龙山的孙中山密友尢列

老南京 Liujianxin 已收录

  南京东郊马群有一座白龙山,也许是民间百姓青睐《小白龙探母》的神奇传说,也许是信奉这里是风水宝地的缘故,这座小山有了“白龙山”这个美丽的名字。

  白龙山不仅安葬着中山王徐达的第十四世孙徐绍桢,还安葬着曾破译日本偷袭珍珠港的情报专家王芃生。但鲜为人知的是孙中山密友、同盟会元老尢(音同尤)列也安葬在白龙山。

  孙中山称他是“石龟肚”

  尢列(1866-1936),字令季,别字少纨,号小园,晚号钵华道人。广东顺德北水乡新基坊人。尢列出身书香门第,受家庭熏陶,自小便以书为友、博闻强记,记忆力惊人,至中年时,他仍然能够背诵儿时所学文章的半数以上。孙中山在日本横滨时,曾当面称他是“石龟肚”(广东话,形容记忆力特别强)。

  在学堂读书时,受恩师陆蒲泉的影响,尢列就具有强烈的反清革命意识,聪颖的他没有参加科举考试,反而在17岁时在上海加入洪门,22岁入广州算学馆,结识孙中山,毕业后任广东沙田局丈算总目、广东舆图局测绘生、香港华民政务司署书记。

  二次革命(1913年)时,尢列东渡日本,闭户著书,后居香港创办皇觉书院讲学。1921年,尢列任孙中山总统府顾问。1936年9月,尢列扶病到南京谒祭中山陵。同年11月12日,即孙中山冥寿之日病逝,享年70岁。

  尢列死后,公葬于东郊马群白龙山,葬礼极为隆重。尢列墓现为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

  自诩是“洪秀全第二”

  尢列年轻时志向远大,立志革命,反清意识自幼就萌芽。他常常对同学们谈起太平天国的故事,尤其推崇洪秀全,把洪秀全称为“反清第一英雄”,对太平天国运动的失败极表惋惜。与此同时,他自诩为“洪秀全第二”,表达了要担负起太平天国英雄未竟事业的强烈愿望和巨大决心。

  他曾豪迈地以诗言志:“男儿立志出乡关,志不成时誓不还。埋骨岂唯坟墓地,人间到处有青山。”尢列与孙中山是毕生挚友。孙中山在西医书院那几年,经常利用课余和假日,往来香港、澳门两地,旨在交结有识之士,共同寻找救国真理。

  1895年,尢列与陆皓东、周昭岳等人回北水尢家老宅,创办“兴利”蚕种公司,以经营优良蚕种为掩护,秘密进行革命串联活动。尢家老宅始建于1837年,占地几十亩,有新旧两个花园。孙中山多次在此议事,并提出了“兴利在我,利归于农”的口号,陆皓东也在此绘出“青天白日旗”的初样。

  当地老人介绍,有一次,尢列与孙中山等人正在开会时,被清兵包围,危急时刻,尢列与孙中山向村民借了一些衣物蒙着头,游水过河,逃脱了追捕。

  据一些村民说,在辛亥革命时期,曾有一批军火运到此处,后不知下落,有关方面曾派人来这里找过,也没有结果。

  清政府称他们是“四大寇”

  1889年,21岁的孙中山、20岁的杨鹤龄、19岁的陈少白、23岁的尢列,四个志趣相投、具有革命抱负的年轻人以年龄为序,结拜为盟,宣誓立约革命。

  在清王朝封建专制的高压下,他们无所顾忌,“大放厥词”,抨击清政府,畅谈革命,被清政府称为“四大寇”。这革命“四大寇”的肖像,被雕刻在汉白玉上,镶嵌在尢列墓后的墓墙上。

  1900年,尢列参与惠州起义失败,遭清廷严缉,与孙中山东渡日本,二人同住横滨市前田町,共议“开导侨界,沟通学界”的行动计划,拟定“中华民国”国号。他们认为,“君主立宪”不适合中国,决心要结束帝制,走向共和。

  1913年,袁世凯为反孙中山,而大力笼络尢列,尢列坚决拒绝后不得不前往日本避难。后来,孙中山北伐时,派人邀请尢列回广州任顾问,尢列欣然前往。但由于他后来和胡汉民、陈少白的政见多有相左,不久,便辞官赴香港定居,设皇觉书院讲学,宣扬孔教救国。之后,尢列渐渐淡出政坛。

  华侨称他是“南洋革命先父”

  尢列不仅是孙中山的密友,且是同盟会的元老。为了革命理想,他奔走于日本和南洋地区,积极联络爱国华侨,在新加坡创设中和堂分部,后并入同盟会,继续从事革命事业。

  1904年,尢列得到商人陈楚南、张永福等人的支持,创办了南洋第一份革命报纸《图南日报》,从此,追随革命的人与日俱增。

  同盟会成立后,中和堂成为同盟会的中坚分子。1906年,同盟会南洋分会成立,尢列动员华侨资助革命事业,很多南洋华侨为革命,散尽家财,毁家纾难,由此凝聚成一股巨大的力量。黄花岗72烈士当中就有29位是来自南洋的志士,可想而知南洋在辛亥革命中是多么重要。

  很多南洋华侨不仅拿钱资助,甚至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辛亥革命后,尢列曾想北上组织北汉军,由于南北议和,只好作罢。

  孙中山曾经说:“华侨是革命之母”。尢列长期奔走在广大南洋地区,深入植根于爱国华侨之中,动员、发动、组织爱国之士,义无反顾投身于辛亥革命。因此,在孙中山南洋纪念馆中,尢列被授予“南洋革命先父”的称号。

 王国樑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