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主妇用棒槌、搓衣板儿洗被单

热点新闻 Liujianxin 未收录

每年到这昝子,居家过日子的妇女都不敢大意,要赶在六月中下旬梅雨季之前,把全家该洗该换的衣服被子,洗洗叠叠收进木箱里头才能定心。几十年前的老一辈南京人辛苦多了,谁家都没见过洗衣机,洗衣服全靠两只手泡在木盆里,人口多的人家,弯腰驼背几大盆几竹竿衣服洗下来真是累得够呛。不要小看了在井台上打井水,没得两把刷子的人一次只能打上小半桶来,空桶上的绳子用右手抓紧后,不用劲斜着往水里头摔下去,空桶就会浮在水面上兜不到什么水,再吃力巴呵再干着急都没得用。

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人们普遍用井水洗菜洗衣服,清大巴早(大清早)的井台上就你来我往、热烘得很,井沿一圈围的全是洗衣服洗被子的家庭主妇们,礼拜天还有抢着帮父母做事的细毛辫子小丫头。洗衣洗被子用的都是洗澡用的大木盆,在井台上顺着排开,带着肥皂水的衣裳在搓衣板儿上一下一下搓得咕吱咕吱响。那边,棒槌捶打在衣裳上,水花四处飞溅,有性急的主妇把半截头胶皮靴套在脚上直接站在水盆里头一上一下地来回踩,说这样洗衣洗被省劲又干净。

好不容易过清了水,一个人拧一床被子使不上劲,就有邻居来帮忙,两个人一人抓一头同时用劲向右轴(拧),就像轴麻花一样,等到衣物滴不出什么水来了,再轻轻地用叉棍叉到天井里两家的屋檐瓦楞子上,这才喘一口气,看太阳那架势到晚就可以收了。 徐卫东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