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写错字?导游所说的那些景区“错别字”,真的是错别字吗

石头史记 yuzhujiu 已收录

     如果你经常跟团出去旅游,相信会有这样的体验:在一些风景区,导游会特别介绍:某某名人题写的牌匾有个很明显的错字,然后说,这错字其实别有深意,写错了”情有可原“,甚至错得有道理、有深刻的寓意云云

    那么,这些到是不是错字呢?我们先来看看这些所谓的“错字”。

 

“避暑山庄”的“避”

    河北承德避暑山庄正宫内午门中门上方,挂着一方四周环绕鎏金铜龙浮雕的匾额,中间是“避暑山庄”四个大字,这个“避”字是康熙皇帝亲笔御书,仔细看,这个“避”字右边的“辛”下部多写了一横,明显是一个“错字”。

康熙为什么多写一横?导游说,康熙帝有意多写一横,寓意他的江山更稳固。后来,康熙的孙子、乾隆皇帝看出了这个错字,用满、汉、蒙、藏、维五种文字,另题写了一块没有错字的“避暑山庄”鎏金匾。

查一下,能发现“避”字旁边的“辛”下多一横并非康熙首写,欧阳询也曾这样写过。


康熙题写的“避暑山庄”(此图来自网络)。

 

“花港观鱼”的“鱼”

    杭州西湖也有康熙写的“错字”。西湖边的“花港观鱼”碑,是康熙的御笔。碑上的繁体“魚”字,下面的四点变成了三点,少了一点,这是一个“错”字。

关于这个“错字”,导游会告诉你有一个传说。康熙信佛,有好生之德,题字时,他想“鱼”字下面有四个点不好,因为旧时四点代表“火”,鱼在火上烤,还能活吗?

于是,康熙有意少写了一点——三点成“水”,这样鱼便能在湖中畅游了。


康熙题写的“花港观鱼”(此图来自网络)。

“此山眀太祖之墓”的“眀”

    南京明太祖朱元璋的明孝陵里,至少有两个所谓“写错”的“明”字。在明孝陵的文物保护碑上,“明孝陵”被写成了“眀孝陵”(著名书法家武中奇所写);

   入明楼,在陵墓宝顶正南面的石砌墙体上有“此山明太祖之墓”七个字,其中的“明”也写成了“眀”。

    一般来说,“明”的左半边应该是“日”,而不是“目”。

这里写的是“此山眀太祖之墓”

文物保护碑上写的是“眀孝陵”。

 

   “明”写成”明“有先例,东晋王献之在《洛神赋》帖中,也把“明”字写成了“眀”。

   此外,成都著名武侯祠内有块匾额叫“明良千古”,其中的“明”也写成“眀”;四川新都的宝光寺有“光明世界”匾,上面的“明”字也写成“眀”;

   济南市大明湖的门牌上的“明”字,同样写成“眀”。


王献之在《洛神赋》帖中,把“明”字写成了“眀”。这个字在第一行左起第五个字。

 

为何会出现这种现象?有研究者认为,在清代,把“明”写成“眀”的现象很多。一种说法是,清代文字狱厉害,文人在许多场合都不敢直书大明王朝中的“明”,担心惹祸,但又不能绕过此字,于是把“日”易为“目”,意思是“睁眼写错字”。

另一种说法则相反,用“目”代替“日”是一种智慧,代表的是一双慧眼,武侯祠的“眀良千古”就是这个用意。


武侯祠的“眀良千古”(图片来自网络)

 

“风流宛在”的“流”

    扬州名胜平山堂有一个“风流宛在”匾额,这四个字出自清末两江总督刘坤一之手,据说是刘坤一为追念曾在扬州主政的欧阳修所作。“风流宛在”的“流”字少一点,应该是一个错别字。

有一种说法是:刘坤一有意写错了“流”字,希望为官者少点风流。而“在”字其实也是错字,多了一点,则寓意要“多点实在”。

有人认为,刘坤一两个错字极富哲理,同时点出欧阳修当年行为上的不检点,可谓错得恰到好处,

刘坤一题写的“风流宛在”

两江总督刘坤一。

 

 “尊荣公府第”的“富”

  此“错字“”出现在山东曲阜孔府大门两侧楹联的上联中,“富”字少上面一点,宝盖头成了秃宝盖。其实,下联中,也有一个字写得极不规范:“章”字下面的一竖一直通到上面。

据说,这两个错字错得很有文化,寓意深刻:“富”不出头,意思是“富贵无头”;“章”字下的一竖出头,则表示“文章通天”。两个错字,一下子就体现孔府的身份,

孔府大门两侧楹联

 

关于孔府这两个错字的来历,也有传说。据说这是神来之笔。相传在孔子第42代孙孔光嗣成亲那一天,恰有神仙路过,看到了门前的这个“富”字。神仙把“富”字上的一点抹去了,称孔家不宜过富,要“去一点”。

“章”一竖通天,则据说与大才子纪晓岚有关。

当年纪晓岚应邀给孔府写联,但“章”字就是写不好,写了多遍皆不满意。纪晓岚索性放下笔,去休息了。

    梦中,他看到有一老者在他写的“章’字上划了一笔,成了破“日”之状。纪晓岚当即醒来,得到灵感,挥毫泼墨,把“章”子的一竖写出了头,意境下子全出来——“文章通天”,用在孔府的大门上十分贴切。


风流才子纪晓岚。

 

笔者观点: 导游忽悠,这些都不是“错字”    

    讲了这么多,无非一句话,以上提到的“避”、“鱼”、“明”、“流”、“在”、“富”、“章”都是错别字,而且错得道理,有深刻的含义。

   真的是这样吗?

石头君就此请教过研究书法的朋友,他们认为,从书法的角度来讲,这些都不是错别字! 

笔者一位书法家好友说,这些所谓的“错字”,如果纯以简体字作为唯一标准衡量推断的话,那个个都是错别字,没有疑义但是,如果按照传统的标准来衡量传统,以书法艺术的眼光来看待的话,那就一个也没错,都是古代传统书法的常规性书写法。

中国古代书法的书写,可以视情况增减笔画。唐代著名书法家欧阳询在《结体三十六法》文中所列结体诸法中,就有“增减”一条。

也就是说,根据字体美化之需要,可以增加与减少笔画,如原注所云:“或因笔画少而增添……或因笔画多而减省”。


欧阳询。

 

具体来说,“避暑山庄”匾中“避”字右半边的“辛”多写一横,是篆隶的传统,楷书之通则,北魏、唐墓志书体中常见;

“鱼”的繁体字,下面写为四点,但在行草书中,四点则可以变通,写成三点或一横,而且在楷书中为了达到生动有趣的目的,使用一些草法也不鲜见

在古代楷书中,“明”的“日”大多数写成“目”,应属“增减”中的“增”,这样的话,则左右横画对称,更加美观

曲阜孔府楹联中的“富”字少上面的一点,“章”字下面的一竖又一直通到上面,前者可说属于“减”的通变;后者不但可看作是“增”的通变,同时也秉承了篆隶的传统。


欧阳询《结体三十六法》

 

这些导游口中的“错误写法”,其实在《中国书法大字典》中都能找到。也就是说,这些所谓“错字”,其实都不错,有些是正体,有些是俗体。

康熙皇帝写所谓的“错字”,反而说明他虽然是满族人,其汉学功底却相当深,通篆,识篆,“很有文化”!


《中国书法大字典》


说康熙皇帝写错别字,可能是冤枉他了。

 

    也就是说,那些“错别字”其实都是导游的忽悠,或者是对民间传说的再包装。这些介绍,适合于旅游中的消遣,但最好别当真。

当然,以上,是笔者的观点,各位朋友,如果你对这些所谓的“错别字”有自己的看法,也欢迎在后台留言,和石头君讨论。

   (本文为原创 需转载请与后台联系)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