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善家南京北崮山创办“私立南京孤儿院”

老南京 Liujianxin 未收录

  日前《金陵晚报》报道:6月12日,南京儿童福利院近300名儿童,由后宰门乔迁江宁祖堂山新家。新家位于牛首山风景区,环境优美,更加温馨舒适。

  80多年前,南京的慈善家陈经畲、杨叔平等人,在南京北郊北崮山创办“私立南京孤儿院”。收养流浪孤儿,使他们享受良好教育,这段历史鲜为人知。

  孤儿院的创办初衷

  20世纪三十年代初的南京,表面上歌舞升平,繁华绮丽,但大街小巷、车站码头,常可见到一群群衣衫褴褛、面黄肌瘦的流浪儿踯躅街头。他们流离失所,无家可归;他们穷苦无告,濒临绝境。

  南京工商界著名进步人士、慈善家陈经畲、杨叔平先生深感“收养失怙无告之孤儿,对国家民族至关重要”,决心创办孤儿院,以“拯救这群在苦难深渊中挣扎之孤儿”。1932年6月,孤儿院的筹建工作开始。他们觅定南京北郊原名为“白骨山”、“鬼神塘”的一片荒地,购得荒地60余亩、山地30余亩,请南京著名学者魏家骅先生重定地名,改“白骨山”为“北崮山”、“鬼神塘”为“归仁塘”。魏老还以“老者安之,少者怀之”的意思把该地定名为“安怀村”。

  设孤儿院,陈经畲捐资6万元,作为建院费用,后又捐资6万元和田产600余亩,作为孤儿院基金,杨叔平亦投资3万余元。此外,各方人士,慈善机关也有捐赠,唯独不接受国民政府任何资助。1934年6月,院舍基本完工,8月成立院董事会。第一任董事长是金陵名绅仇徕之,院长陈经畲,院务主任杨叔平(1935年,杨叔平改任院长,蔡达人任院务主任)。同年11月25日,举行“私立南京孤儿院”成立典礼。

  孤儿院为平房院落式的院舍,主体建筑为“田”字形的结构,中心为大礼堂,四周为孤儿学习、生活、劳作的场所。整个建筑,光线明亮,结构科学合理。围绕主体建筑,四周还修建了颇具规模的体育场和农事、手工实习地及辅助设施。院里院外遍种树木,院界不筑围墙,而以清溪环绕,不给儿童禁锢之感,以利于孩子的身心健康发展,在孤儿院安乐亭上高悬着“安乐窝”的匾额。孤儿院的创办者们,力图使孤儿在优美的环境中,平安快乐地生活、成长。

  孤儿院的教育理念

  “钟山巍巍,江水泱泱,日出东方朝气扬,照耀着伟大的农场,照耀着清洁课堂。亲爱的小朋友们:读书增知识,做工增生产,劳心又劳力,脑也忙,手也忙;求生存的大道,争民族的荣光。北崮山,归仁塘,是快乐的家乡。”这首孤儿院的院歌反映了伟大教育家陶行知先生“生活教育”和黄炎培先生“职业教育”的思想。

  该院的院训是:“健、勤、诚、朴”四字,由院务主任蔡达人提出。他还提出了“埋头呆干”的口号(呆,是一心为公,不计名利的意思)。为形象化教育,蔡先生在“健”字下画了一头虎,在“勤”字下画了一头牛,在“诚”字下画了一只鸡,在“朴”字下画了一只鸭。陶行知先生得知后,高兴地说:“提得好,画得妙”。蔡达人还在山坡、田埂竖着许多反映陶先生教育思想的大幅标语。如“手脑并用”、“自力更生”、“教学做合一”等。

  孤儿院对孩子们的教育考虑很周到,为培养自主能力,该院设置了农场,其中有规模可观的苗圃、果园、竹园、花园、菜园、林场、畜牧场、养蜂场和鱼藕塘等; 有设备齐全的木工、缝纫、制鞋、织袜等手工劳作车间。凡12岁以上的孤儿白天都要参加劳动。晚上是院生们学习文化知识时间,按文化程度分班上课(12岁以下的院生白天以学文化为主)。孤儿一般到16岁,可推荐到社会上谋职或升学。该院先后培养了300多名孤儿,他们走上社会后都成为有用之才。

  孤儿院的教育工作出色,享有很高声誉,宋庆龄、陶行知对该院的教育事业很关注,也十分赞赏,曾先后送来墨宝:陶行知送的对联是:“都是可怜人,到此处来,要当做自家儿女;奉劝小朋友,向上流走,莫辜负这等栽培。”黄炎培亦送来对联:“投入群众,孤儿不孤”。

  孤儿院的历史变迁

  1937年“七七”事变后,因孤儿院邻近幕府山要塞,为了孤儿安全,院董事会决定疏散孤儿。除去托付亲友外而确无去处的还有48名孤儿,他们由蔡达人及夫人、保育员黄韵秋分别护送至汉口和苏北。蔡先生把孩子们组成“宁汉旅行团”,沿途进行抗日宣传和募捐活动,他们的行为受到社会的赞扬,这支旅行团,克服重重困难,长途跋涉终于到达陈经畲在汉口创办的孤儿院(该院受到宋庆龄、周恩来的大力支持)。黄韵秋带领的孤儿亦安全到达苏北泰县。

  南京沦陷期间,孤儿院被日军霸占,当作军用仓库。战后,孤儿院虽得到修复,但难以达到战前规模。此后再也没有恢复到鼎盛时期,一直不温不火。

  1953年孤儿院经人民政府批准,并入“南京市儿童院”。1994年新春,95岁高龄的民国元老陈立夫寄来墨宝,当年孤儿院院训“健勤诚朴”的横幅。虽然私立南京孤儿院遗址荡然无存,但是慈善家们的仁爱事业却永存人间,他们的爱心善举,将令后人永远缅怀。

 王国樑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