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爸张罗我用木盆洗澡 一身臭汗

热点新闻 Liujianxin 未收录

我上小学那昝子,夏天的南京歹怪热。暑假在家里身上都是黏叽刮嗒的,还生痱子,上澡堂子洗个澡挺惬意。我爸说好带我去澡堂,巴望中父亲汗津津地下班回到家,我夹起换的衣裳就要出门,我妈一把拽下我胳肢窝的衣裳大声说:“木盆泡水好几天了,不漏了,你又不是小开(富家子弟),澡堂子我们家洗不起,拢拢吧(将就),在家用木盆洗。”

一向顺着我妈的父亲见我妈语气斩钉截铁,摸着我的头宽慰地说:“听你妈的话没得错,我也用木盆洗。”说完马即就动手替我把木盆摆放好,倒上冷、热水,调好水温。我洗完澡,我爸丢下手中的芭蕉扇,拿起脸盆弯腰撅屁股把木盆中的洗澡水挖出来,吃力巴呵(吃力)地端着木盆倒出剩余的水,然后用清水把木盆揽揽(摇晃),接着拿拖把擦去泼洒在地上的水。我妈替我搽痱子粉时说:“瞧你老子为你忙前忙后,累得一身臭汗,要懂得报答,阿晓得啊?”“晓得了,”我脆嘣嘣地答道,“等我勤了钱,天天带我爸上澡堂子,不用再这样辛苦了。”父亲忙完后笑嘻嘻地对我妈说:“木盆到底不如澡堂,大池子洗好后,从水缸里搲水往身上一浇就完事了,用木盆洗完澡后还有一大堆事要忙乎,连短裤都叽潮烂湿(湿透)了。”我妈瞟了眼我爸说:“嫑(不要)啰里吧嗦,澡堂舒服要花钱哎,生活都抠抠巴巴地,晓得好歹的儿子刚才对我说啦,等他勤钱了,天天带你上澡堂子哩!”“哎呦乖乖,好福气,我嘴巴都要笑歪了。”我爸摇着芭蕉扇,眼睛笑得眯成一条缝。

时光荏苒,岁月如歌,木盆已成历史,驾鹤西去的父亲如用上我家电热水器淋浴房,恐怕嘴都要笑歪到八国(更高兴)去喽! 喻作寿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