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用大口玻璃瓶逮金铃子玩

热点新闻 Liujianxin 未收录

这两天一到晚上,小区草地里传来秋虫叫鸣声,细听是蛐蛐在欢叫。老南京人爱玩蛐蛐,更爱玩金铃子。那昝子玩金铃子的主要是娃儿,现在玩金铃子主要是怀旧的老头儿。金铃子虫体很小,城区已没有它们栖身地了,想玩只有到秋虫市场购买。金铃子虽为秋虫,但玩金铃子的人把小虫盒贴内身带着玩,靠人的体温,能玩到入冬。这样人走到哪里虫叫到哪里,好玩歹呢。小虫子养得好能养到次年元旦或春节。

金铃子是最小的秋虫品种,约小绿豆点儿大,和蛐蛐相似,一蹦老高,蹦出去就很难找到。但“二尾子”雄性金铃子不像蛐蛐爱咬斗反好鸣叫,悦耳好听的叫声是为了吸引“三尾子”雌性来交尾。我小时候住老城南,常与小伙伴们出城到雨花台山岗逮金铃子玩。

那时,南门外(中华门外)雨花台很偏僻,周边没有围墙,也没有多少景点,到处是树林和荒野地。多云到阴的天气里逮金铃子最来斯(最好时机),低矮的灌木丛树叶上面一般都停着金铃子。捉金铃子不能用一般的蛐蛐罩,蛐蛐罩的缝隙大过金铃子体形,罩了也白罩,金铃子逃之夭夭。我曾用一只大口玻璃瓶(那时没有塑料瓶)土法逮金铃子,追着叫声慢慢走,见到了金铃子停在树叶上,一手拿大口瓶,瓶口朝下对准金铃子,另一只手手心朝上,将瓶口与手心猛地合并。金铃子就被闷在玻璃瓶里了。 刘德成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