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散酒的酒端子 年轻人怕是没见过

热点新闻 Liujianxin 未收录

天凉了,一些当家的男人雅兴又起,饭桌上爱小喝两口。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我做娃儿常给我爸去打酒。

那昝子,我爸在码头当搬运工,俗称“扛大包”的,干苦力活儿养家很累,每天下班必须喝个“二两”。当时我家兄弟姊妹五个,条件不好,只能打散酒,打酒的任务就落到我这个“老大”的头上。每次去打酒前,我爸总韶叨:“叫人家慢点打,端子要端平!”那时的散酒都用那种小口大肚子的坛子装,上面的口用装着稻壳子的布袋盖着,软软的盖得才严实。我把钱和酒瓶递给杂货店销售员说:“打半斤酒。”然后每次都学着我爸的语气再强调一遍:“慢点打啊,端子要端平!”售货员很不耐烦地冲我:“是的儿,是的儿,不会少你的!”那时散酒要用端子伸到坛子里打,端子长长的把子,竹子做的有半斤、三两、二两三种规格。端子端得平,酒才不会少,歪一点,二钱酒就没得了。但是打油的时候,端子就要提快了。因为打的时候端子周围全是油,快点提上来放在漏斗里慢慢地淌干净,要多出二钱油。所以那时候老一辈的人都知道这个道理——叫“紧打油,慢打酒”。现在条件好了,也不在乎这一点东西,油成桶买,酒成箱买。许多年轻人估计都没见过“酒端子”这玩意儿了。我的酒端子一直摆在那里,也是一种回忆吧。高为红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