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难懂的天书全译本《尤利西斯》在南京诞生

热点新闻 Liujianxin 未收录

  编者按

新时期以来,在烟波浩渺的文学图书出版物中,南京为其贡献了很多中外文学经典著作,那些著作滋养了后来千千万万的读者。而每一本著作后面,都有着或鲜为人知,或已被人淡忘的故事,这些故事和那些著作一样,本可以烛照和激励今天的人们:

比如译林出版社推出的《呼啸山庄》,现在已经很少有人知道,“呼啸山庄”的译名,是由南京的一位翻译家首创,并沿用至今;

比如译林出版社的《追忆似水年华》,作为二十世纪最重要的文学作品之一的长篇巨著,它是推介到国内的第一个中译本,影响深远,以至于有人称译林出版社是靠一套《追忆似水年华》打下基业的;

比如江苏文艺出版社首推的池莉、苏童等作家文集……

意识流小说里的两大巨著,一部是《追忆似水年华》,另一部则是乔伊斯的《尤利西斯》。《追忆似水年华》 经译林出版社炮制在南京得以诞生,有人戏称,译林出版社是靠一套《追忆似水年华》打下基业的,收获名利的同时,另一部意识流小说《尤利西斯》的出版也被提上日程。

 

  曾被批为“有伤风化”

 

上世纪90年代末,一部小说,一部写法怪诞、文字难懂的天书,在出版70多年后才有了中文版,由萧乾、文洁若夫妇共同翻译的《尤利西斯》的出版,成为当时文化界的一件大热新闻。

据了解,乔伊斯的《尤利西斯》于1922年出版,被称为西方现代派意识流小说开山之作,曾因“有伤风化”两次上过美国法庭。

小说以时间为顺序,描述了主人公,苦闷彷徨的都柏林小市民,广告推销员利奥波德·布卢姆于1904年6月16日一昼夜之内在都柏林的种种日常经历。乔伊斯将布卢姆在都柏林街头的一日游荡比作奥德修斯的海外十年漂泊,同时刻画了他不忠诚的妻子摩莉以及斯蒂芬寻找精神上的父亲的心理。小说大量运用细节描写和意识流手法构建了一个交错凌乱的时空,语言上形成了一种独特的风格。

1933年,美国法院判决该书“并不淫秽”,此后该书的影响越来越大,被西方评论家誉为“20世纪最伟大的英语文学”。把这本书介绍到国内,经历了怎样的困难,中间有怎样曲折的故事,出版后又受到怎样的欢迎,时任译林出版社社长的李景端在其著作《风疾偏爱逆行》中对此也有过一定的回忆。

 

  钱钟书拒绝翻译此书

 

《尤利西斯》被称为一本怪书,如何翻译是重中之重,所以,为其寻找高水平译者成为李景端和他的团队面临的第一个问题,“必须有名译者才能赢得读者的信任。”为此,李景端找过王佐良等英语界一大批专家,但对方都以各种理由谢绝了。举目望去,当时似乎只有钱钟书能扛此大任,李景端记得叶君健就曾风趣地说:“中国只有钱钟书能译《尤利西斯》,因为汉字不够用,钱先生能边译边造词。”

不过,等到李景端前去约请钱钟书时,钱钟书拒绝了:“八十衰翁,再来自寻烦恼讨苦吃,那就仿佛别开生面地自杀了。”

 

  萧乾文洁若合译成就佳话

 

后来,李景端得知著名作家萧乾在英国研究过意识流文学,而萧乾的夫人文洁若也是一名翻译家兼文学家,经过多次上门游说,李景端成功说服了文洁若。对翻译事业有着极深感情的文洁若,无疑被李景端的磨劲感动了。后来,他们达成共识,这也促成了文坛的一段佳话,即文洁若在翻译中,先只要求萧乾帮助校订,从而慢慢把他“拖下水”。

为了把萧乾“拖下水”,李景端和文洁若商定,约稿合同上先写“文洁若译、萧乾校”,等上了马,实际上就成了萧、文合译;交稿时间先写长一点,免得萧乾感到压力大,但上马后力争提前交稿; 合同先由文洁若签字;然后再请萧乾补签。

据了解,为了把萧乾“拖下水”,文洁若也是费尽了心思,最后在合同交稿日期上面连消字灵都用上了。

 

  无删节的全译本

 

据了解,等到一上手后,出于对翻译的责任感,萧乾很快就变成了一名积极的合译者:向外文所借回他捐赠的一批乔伊斯的书;积极收集有关《尤利西斯》的参考书;认真校订、修改出《尤利西斯》的第一章,先行发表以听取反应;谢绝除《尤利西斯》以外的一切约稿;着手向国内外报刊撰写《尤利西斯》的评介,等等。

由于《尤利西斯》的作者乔伊斯在创作中一反传统的写作方法,使用极为怪诞的手法,此外,书中大量的性心理描写,也是书问世以后不断遭受诟病之所在,尤其是最后一章描写女主人公的性心理,整章只有前后两个标点符号,堪称文学一绝。

基于此,萧乾在进行翻译前就曾提出,这是世界名著,要出就不能删节。所以,译林出版社推出的是全译本《尤利西斯》。

 

  名家助推 叫好又叫座

 

《尤利西斯》的成功,并不是无迹可循,在翻译中,他们多方托人、多渠道从国外弄到有关《尤利西斯》的30多种参考书,包括乔伊斯的传记、《尤利西斯词典》、都柏林地图等,“不仅帮助解决了一些翻译难题,更对译者在书中写出6000条、约10万字的注释,发挥了积极作用。”

《尤利西斯》出版后,更被人称赞为“三名书”,即名著、名译者和名序言。除了进行翻译,萧乾还写了一篇长达2万字的序言,详细评述了乔伊斯的创作意图和本书的艺术特色。作为一名爱尔兰文学专家,冰心的女婿陈恕教授为译林版《尤利西斯》撰写了一本《尤利西斯导读》。

果然,《尤利西斯》 出版后是叫好又叫座,不但发行数量急增,还荣获笫二届“国家图书奖”提名奖、“全国优秀外国文学图书奖”一等奖,等等。

译林版的《尤利西斯》上市后,国内很快就刮起了一阵“尤利西斯热”。据了解,萧乾夫妇在上海举行读者见面会时,现场的读者一度要凭票才能买到一本《尤利西斯》。原来,因事先估计不足,书店供签售的《尤利西斯》卖光了,现场读者迟迟不肯散去,书店没辙,只好先给每人发一张购书票,让第二天再凭票来买书。

 

  《尤利西斯》译本 南北大战

 

在读者心中,《尤利西斯》有两个中译本比较有名气,且都是完整版,一个是由萧乾、文洁若夫妇合译,由译林出版社出版的版本; 另一个则是金隄翻译,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版本。其中,译林出版社的全译本较人民文学出版社的要早一年多出版。两个版本的出现,一时被人称为南北大战。

在业内人士看来,萧乾、文洁若与金隄均为翻译界、文学界的大家,两个版本的翻译各有千秋。

让人感慨的是,无论是萧乾,还是金隄,他们当时都已进入暮年,所以,两个在与时间赛跑的老人,翻译速度都非常快。稍有不同的是,萧乾与文洁若夫妇是一边翻译一边发表,这大大扩大了译林版译本的影响力,因为大家都知道了:萧乾夫妇正在翻译《尤利西斯》,该书由南京的译林出版社出版。

  □紫金山/金陵晚报记者 王峰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