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红军长征路 今朝抗震重生地

热点新闻 Liujianxin 未收录

  □练红宁

十年前的5·12汶川特大地震,每一个中国人都无法忘怀。去年春节,我踏访红四方面军长征路,有幸经过绵阳、、映秀、小金一线,这里是80多年前红军长征路和千佛山战役主战场,也是汶川特大地震的中心地带和破坏最严重地区。而如今,这里已是十年巨变、旧貌新颜、涅槃重生,一路上的所见所闻,让人真正体会到“中国奇迹”和“中国力量”!正是在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下,指挥部队并调动一切力量,团结带领全国人民万众一心,众志成城取得抗震救灾斗争的伟大胜利和灾后重建的辉煌成就。这正是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的体现,用行动和现实证明了“任何困难都难不倒英雄的中国人民”。

  悲恸曲山受洗礼

绿水青山掩不住历史的创伤,物是人非挡不住时代的步伐。从绵阳到北川老县城曲山的途中,汽车载着我在新县城永昌镇绕行一圈,让我更多地目睹了这里的新风貌:除了整齐的羌族民居、各色各样的公共设施、文化场所,还有抗震纪念园、新北川中学等平地崛起,赶集的、健身的、做生意的络绎不绝,居民们一片祥和。如今的北川已是人们重要的旅游目的地之一,无论是老县城的悲怆,还是新县城的文化,都值得人们去祭奠缅怀、洗礼心灵、展望未来。

汶川特大地震损失最严重的,当数北川老县城曲山镇,整个县城大多建筑倒塌和破坏,有的被山石覆盖,只剩一片废墟,不得不迁址重建。当晚,我住在曲山安置点任家坪的纪念馆防灾减灾教育中心,这个呈日字复合型结构的建筑,具有独特的防震功能。

第二天参观地上嵌入式5·12汶川特大地震纪念馆,也是此类纪念馆之最。该馆分为“序厅、旷世灾难破坏惨重、万众一心抗震救灾、科学重建创造奇迹、伟大精神时代丰碑、结束语”六大板块。走进纪念馆,仔细端详着图片、文字和视频,心中十分压抑,面对巨大的自然灾害,人的生命太脆弱了,而全国一盘棋、军民同上阵书写的抗震救灾画卷,使我的泪水簌簌而下。党的集中统一领导,让救灾工作有序进行,灾后重建更是奇迹之奇迹,十年巨变,生机盎然,如此迅速,只有我们中国才能做到!

安置点路边店铺摆着各色山货,川味为主的饭馆鳞次栉比,地震幸存者们勤奋地经营着自己的生意,在震后旅游中获得一份生计。距离纪念馆数公里的老县城,是目前全世界唯一整体原址原貌保护的规模最大、破坏类型最全面、次生灾害最典型的地震灾难遗址区,震憾人心新时代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围着那歪倒垮塌的房屋、那被山石埋没的学校,边走边寻思,当时人们是如何与地震抗争的,是如何把生的希望留给别人留给孩子的,子弟兵是如何奋不顾身救人的……这是任何书本都读不到的,只有亲临才能懂得生命的珍贵、人性的伟大和奋斗的急迫。

  铁军来了人心定

子弟兵来了人心定,每当遇到自然灾害时,人民群众盼望军装神兵。5·12特大地震发生后,我军的快速反应举世震惊,被赞誉为“救援大长征”。纪念馆里有个“铁军来了”的横幅就是人民军队抗震救灾的缩影。有着铁军之誉的某师,深夜接到命令,1.8万官兵在凌晨4时30分前即出征。公路机动的部队仅仅25小时就前进1200公里到达灾区。这支部队里有一位大名鼎鼎的英模人物,就是曾在原南京政治学院深造过的“见义勇为的英雄战士”徐洪刚,所在红军团还是“抗震救灾急先锋”。

映秀镇到银杏乡和草坡乡的近50公里被称为“死亡之谷”。红军团500多名官兵,背负食品、药品和饮用水勇敢挺进。途中突遇大的山体滑坡,石头呼啸飞过。危急时刻,“党员突击队”站在前面指挥官兵单人快速通过;岷江上200米铁索桥地震后只剩上下两根铁索。官兵们背负重物手攥脚踩,如不慎掉江,绝无生还可能。徐洪刚鼓励战士们:“这比当年红军飞夺泸定桥条件好多了!”然后第一个背负二三十公斤的粮袋攀上铁索。经过一天一夜的艰难行进,终于让“铁军来了”的大旗插上“孤岛”,在场群众泪流满面。此次营救行动使两乡被困的20名重伤员及上万名群众得到救治和转移。

“地动山摇天降祸,人民军队逆行梭。救人抢险冲一线,万众一心大爱多”。纪念馆里的资料介绍:人民军队大集结,奔赴灾区大营救,截至2008年9月11日,来自全军原各大军区,各军兵种总部直属单位及武警部队23个军级单位,93个师旅级单位,389个团级单位,14.6万名官兵和7.5万名民兵预备役人员参与抗震救灾和医疗服务。

之后的2010年玉树、2013年雅安、2014年鲁甸和2017年九寨沟……每一次地震来袭,都传来党中央的声音,闪耀子弟兵的身影,给了群众战胜困难的信心、勇气和力量。

  长大我就成为你

天灾无情人有情,人民感激子弟兵。当部队班师回营,灾区人民依依不舍,列队相送感天动地,更有孩子们打出许多感谢感恩的标语。“长大了我就成为你”,向解放军表达参军的愿望,这正是中华民族生生不息的壮阔情怀。

邱光华机组、陈大桂、武文斌等英烈的名字和遇难同胞一起铭刻在历史的瞬间和人民的心中,而更多的震区孩子则踏着英雄的足迹穿上军装走进强军奉献的行列,像“九十九死一生”的母涛涛发奋学习考上军校当了副连职排长、举着“长大我当空降兵”标语的程强已成为“黄继光班”班长,“吊瓶男孩”李阳、五天五夜救出的蒋宇航,还有强天林、陈伟、纪永丰、冯维、贾孝龙、余会武……其中川妹子夏雪晗已成为军舰操舵手,还有更多的震区小孩如敬礼娃娃郎铮、帐篷男孩张弘扬等也把穿上军装参军报国作为自己的人生目标,打出“你们辛苦了”、正在医学院深造的“举牌男孩”徐广表示将来要当一名军医……

  卖报老人今何在?

2004年,我重走长征路即将进入大草原时,在茂县老车站东边北上大路口(现中心大道与羌兴大道交叉十字路口)西北角有一个报亭。卖报老人知道我要北上进入大草原,不仅送我一张大草原地图,还鼓励我征服和前进,而且一直陪着我等到晚上九点过路班车来了才关门。

5·12地震发生后,我一直牵挂着老人是否平安。再次踏进茂县,已是旧貌换新颜,根本找不到记忆中的报亭,问了一些路人和警察叔叔,都不晓得十多年前的情况了,我只能遗憾地赶往汶川。卖报老人今何在?您还好吗?

赶到映秀已是傍晚,映秀震中纪念馆闭馆了。于是我在馆外的纪念地徘徊。这里是当年地震英烈和遇难者的墓地,墓墙上刻着一个个逝者的名字,形成了阶梯式的瞻仰通道。我看到邱光华机组的一个纪念点,向英雄机组深深地鞠躬致敬……

晚上在映秀民族文化城新区小住后,第二天一早就参观了最重要的地震遗址——漩口中学遗址。如今,经过洗礼重生后的映秀更加秀丽了,也成了著名的旅游景点,加上是西去卧龙、北上九寨沟的重要通道,这里有着超强的人气和发展前景。

寻访花絮

  为百岁老红军访战地

 

北川也是80多年前红军长征路和千佛山战役主战场。百岁老红军秦华礼曾多次跟我讲到千佛山战役,他却一直没有机会重走战地。

1935年5月,红四方面军长征西出北川峡谷,打了一场历时70多天的千佛山战役。千佛山高约3000米,站立山巅,能远眺到成都中坝平原和都江堰。指挥部就设在山顶大庙内。当时,山上无人无粮,成片森林和小竹林。秦华礼随93师279团二营五连行动,一次秦华礼冲锋时,敌人一发迫击炮弹在他身边爆炸,一块弹片击中了他的大腿,至今还留有疤痕。

据资料介绍,1935年,红四方面军在北川战斗、生活了103天,建立了中共北川县委和北川、平南两个县级苏维埃政权及区、乡、村苏维埃政权,还建有群团组织,开展了轰轰烈烈的革命活动。在千佛山战役中,红军击溃了川军23个团,歼灭5000余人,牵制89个团14万多人,缴获大量枪支弹药及军用物资,有力策应了中央红军北上,并为两大主力红军胜利会师打下了坚实基础。北川各族人民为了支援红军,到1936年,人口由46100人锐减至28405人,作出了巨大牺牲。

在大禹故里禹里镇,我找到了几座千佛山战役纪念碑,由于时间关系、山上积雪、道路难寻等原因,我没能追寻到指挥部旧址山顶大庙。在千佛山战役纪念碑前,我将照片微信传给了老红军家人,向老红军祝福新年,写下:“千佛山上布神兵,英勇红军前线行。阵地坚持超两月,赢得胜仗会师宁”。

其实这一线的红军遗迹和纪念地还有不少:北川禹里镇将大禹纪念馆搬走后,建成了北川红军长征纪念馆,门前立有红军雕塑,后有烈士陵园;茂县的中国羌族博物馆专门开设了红军过茂县展厅,当地保存了写有红军标语的茂县老城门、无影塔、土门三元桥等红军历史文物;汶川的步行红军桥横跨岷江成为县城一景,还有红军纪念碑,羌峰村的汶川红军长征纪念馆更保存着红军烈士的头骨。守门的老人告诉我,馆虽然不大,却是人民对红军的景仰和纪念,让我们世世代代记住红军的恩德。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