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耕春种 城里“米田共”尤其金贵

热点新闻 Liujianxin 已收录

  开春了,农村种田人要忙春耕春种了,春天出力巧,秋天收成好。这让我想起当年支农的事儿。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城里的公共厕所都是派给郊区的蔬菜大队包干打扫的。那昝子,种菜施的是农家肥,很少用化肥。种菜全靠肥当家,城里的米田共(粪)尤其显得金贵,为了不给城里人添麻烦,趁天还没大亮,菜农就拖着大粪车,赶进城来掏厕所了。

  记得念中学的时候,每到春耕春种的时节,学校就组织我们到河西江东公社支农,菜农伯伯看学生娃身子骨单薄,派的都是平整菜地等略轻的活儿,安排我们几个块头大一点的进城拖大粪。粪车外表都涂着黄亮亮的桐油,进城之前擦得干干净净的。我发现,粪车的做工也十分考究,椭圆形的车厢严丝合缝,不能有一点点搭僵,如果出现跑、冒、滴、漏,污染了马路,那是要臭遍半个南京城的。

  朝天宫附近的公共厕所是由江东公社包干的。半夜,我们被叫醒,月亮和星星躲进云里去了,路上黑漆麻乌的,我们高一脚低一脚跟在粪车后面进了城,到了朝天宫,天还没有亮,我们几个娃儿也不会掏粪,捂着鼻子躲在墙拐角。天快蒙蒙亮,粪车装满了,菜农伯伯驾起粪车上了路,我们跟在后面推,不一会就出了汉中门。一路上低着脑袋瓜子,生怕被熟人瞧见,难为情死了。

  如今回想起来,当年菜农种菜真不容易,城里人吃的新鲜蔬菜,都是菜农一瓢水一瓢粪浇出来的啊!

易荷生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