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元璋与异姓兄长田兴的手足情义

老南京 Rly1601 已收录

    闲翻民国闻人何海鸣(1887—1944)的《求幸福斋随笔》,被书中收录的大明天子朱元璋亲笔书写的一封《与田兴书》所吸引。细读之下,才知这位率性的明朝开国皇帝对一位异姓兄长田兴早年的搭救之恩难以忘怀,在贵为天下第一人后,知恩图报,真情诏邀,要与他同享富贵荣华。

朱元璋的这封亲笔信让人称奇,而其中流露的真情也让人感动。

患难结知交

    田兴是六合人,其人其事不见于《明史》,也不见于《六合县志》。但民国时六合人张官倬编纂的六合地方文献《棠邑拾遗》(六合古称“棠邑”)在人物篇中记有田兴事迹,并注明釆自《田北湖笔记》。

    田北湖(1877-1918年),名其田,字自耘,号北湖,民国学者,籍贯在六合,家住南京城里,是田兴的二十—世孙,写有《田兴传》。

    (1321—1371)出生于山东青州府安丘县,少年时就“躯干魁梧,勇而好义,以济急扶危为己任。”后来,他做起了生意,当了商贩。元至正六年(1346),他在颍州(现安徽省阜阳市颍州区)一个叫老子集的地方为大雪所阻,途中见朱元璋僵卧在荒草之中,已两天没吃东西,身体十分虚弱,便“掖至旅社,为之治汤药,备衣履,与之语,知其为非常人,遂结为义兄弟。”(《棠邑拾遗》)

    朱元璋被救以后,田兴又把他推荐给红巾军领袖郭子兴,受到重用。后来,朱元璋带兵打仗,谋划决策,多有田兴参与。但田兴行踪不定,不常在军中,朱元璋也不强留,只待之以礼。

    元至正四年(1344),包括泗州(今宿迁东南)在内的淮河流域发生了一场大灾难,先是大旱,继之蝗灾,后为瘟疫,死人无数。朱元璋的父母和大哥、小弟相继病逝。十七岁的朱元璋只好入皇觉寺为僧,一个多月后,庙里也没有吃的了,于是他乞讨流浪。“太祖西至合肥,历光、固、汝、颍诸州。道病,辄见两紫衣人与俱,病差,遂不见。”《明史纪事》中的这段记载,说明朱元璋曾病倒在道旁,僵卧在荒草之中确有其事。说“两紫衣人”(指神仙)护着他是胡诌,目的是宣扬朱元璋是真龙天子,自有神人保佑;真正救他的应是田兴,只是官书未记载。

    元至正十六年(1356),朱元璋打下金陵,田兴对常遇春说:“大业己定,天下有主,从此浪游四方,安享太平之福,不复再来多事矣。”(《与田兴书》)此后,他离开南京,一去不返,朱元璋竟不知其去向。

打虎传威名

    明洪武三年(1370),六合与安徽来安一带山林间频发虎患。田兴当时正在六合收购贩运土产山货,听说老虎屡屡伤人,便徒手在山谷间等候,十天内捕杀七虎,虎患遂息。六合县令要给他奖赏,他不授受,问他姓名,他不回答。县令便向皇帝朱元璋报告,言其相貌,表其特征,叙其英勇,请予表彰。朱元璋看了报告后笑着说:“必吾故人田兴焉!”

    于是,朱元璋派早年认识田兴的人去六合暗访。田兴在六合看上一处名叫曲涧的地方幽静偏僻,就在那里安了家。

   朱元璋派去暗访的人经一番跟踪,发现打虎者果然是田兴。朱元璋得报后,把田兴打虎的地方命名为“打虎洼”,并立石坊,让大学士宋濂题写“田兴打虎处”五个大字刻在石坊上。又两次让文臣撰写诏书,要田兴前来京师,但田兴拒绝,隐居不出。

    朱元璋认为,这是“文臣好弄笔墨,所拟词意不能尽人心中所欲言” 的结果。就是说,文人代笔写的信,不能表达他的心意,于是他亲笔写了一封信,派使者渡江送达。

    朱元璋的这封亲笔信收录在他的《御制文集》中,《全明文》中也有。有研究者认为,洋洋二十卷的朱元璋文集中,绝大部分都是御用文人代写的官样文章,只有《皇陵碑》(皇陵是朱元璋父亲的陵墓,在安徽凤阳县西南)和这篇《与田兴书》等,才真正出自这位草莽皇帝的手笔。

一纸见真情

    从《棠邑拾遗》所记和朱元璋在亲笔信中所述可以知道,田兴无疑是位侠士。在朱元璋病倒危难之时,他及时搭救,解囊相助;而在朱元璋大业已定、宏图初展之后却又急流勇退,悠然而去。扶危救急,不图报答,淡泊名利,隐匿江湖。田兴的侠肝义胆和深情厚意让朱元璋念念不忘。

    朱元璋的亲笔信,平白如话,个性鲜明。他在信中说:“我二人者不同父母,甚于手足,昔之忧患,与今之安乐,所处各当其时,而平生交谊不为时势变也。……皇帝自是皇帝,元璋自是元璋,元璋不过偶然作皇帝,并非一作皇帝便改头换面不是朱元璋也。……本来我有兄长,并非作皇帝便视兄长如臣民也。愿念弟兄之情,莫问君臣之礼。至于明朝事业,兄长能助则助之,否则听其自便,只叙弟兄之情,不谈国家之事。美不美,江中水。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再不过江,不是脚色。”脚色,即角色,人物之意。

    这些话直抒胸臆、坦诚恳切、一片真情,让田兴甚为感动。尤其是最后一句 “再不过江,你就不是个人物”,让田兴觉得再不去见朱元璋,就有愧故人。于是他穿着山民的服装,渡江前往南京,朱元璋亲自到江边迎接。

    田兴年长朱元璋七岁,对这位异姓兄长的到来,朱元璋十分高兴,两人在南京欢谈数月,正如朱元璋所说“愿念弟兄之情,莫问君臣之礼。”第二年,田兴在南京病逝,朱元璋亲自为他治丧,把他葬在鼓楼坡,并向田兴的两个儿子授以锦衣卫指挥的官职。两人以父亲临终遗命为由,“辞归曲涧,编在民籍”。

    杨松涛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