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南京咏树思亲人

老南京 Liujianxin 未收录

  公元749年春,阳光明媚,惠风和畅,漂游在南京的李白漫步郊外,一望无际的桑田,桑树已郁郁葱葱,睡眠一冬的蚕儿开始吐丝了。望着清新如画的江南春色,李白触景生情,思乡、思亲之情油然而生,他写下了《寄东鲁二稚子》一诗。

  这首诗由江南春耕时节写起,继而对自己三年前在家中楼旁栽下的桃树展开描写,由树及人,抒发对儿女的一片想念之情,怀乡土之心、思儿女之情跃然纸上,凄楚动人。全篇如同家书,言辞亲切,情景并茂。

  豪迈奔放、浪漫飘逸的李白不愿通过科举考试走上仕途,而是希望凭借自己的文才,能得到官员的赏识,推荐他进入朝廷。李白以其四溢的才华和敏捷的诗情得到唐玄宗的青睐,让李白陪侍左右,写诗文娱乐,玄宗每有宴请或郊游,必命李白侍从。李白受到玄宗如此宠信,同僚不胜艳羡,但也有人因此而产生了嫉恨之心。

  狂傲不羁的李白对御用文人的生活日渐厌倦,开始纵酒,唐玄宗叫其上朝,他竟置之不理。他曾醉酒起草诏书,令杨贵妃磨墨,高力士脱靴,这些人因此经常在皇帝面前进谗言诽谤李白,玄宗逐渐疏远了他。

  李白因在朝中受权贵排挤,怀着抑郁不平之气离开长安,开始了生平第二次漫游时期。

  李白携妻子许氏、女儿平阳投奔在山东济宁为官的亲戚,并居住下来。据《太平广记》载:“李白自幼好酒,于兖州习业,平居多饮。又于任城县构酒楼,日与同志荒宴,客至少有醒时。邑人皆以白重名,望其里而加敬焉。”其中提到的“酒楼”即现在的济宁太白楼。

  李白居济宁期间,儿子伯禽出生,夫人许氏因病去世。李白又娶刘氏为妻,生子颇黎。李白喜欢植树,他曾偕同夫人、女儿在太白楼旁亲手栽植桃树。之后,开始到江南漫游。

  李白借居南京已近三年,畅游在诗情画意的吴地春色里,更是心潮澎湃,浮想联翩。他想到:自己浪迹江湖,住无定居,老家的田园谁来耕种?春耕的事已来不及料理,今后的归期尚茫然无定。想起自己临行前亲手栽下的桃树如今长得与酒楼一样高了,已经是枝条高耸,枝繁叶茂,一别至今已是三年,我出行在外仍未回返。更是想起了娇女平阳在树下玩耍嬉戏时的情景,手折花朵倚在桃树下盼我回家,如今不见了父亲的面,眼泪会哗哗如同泉水一样流淌。小儿伯禽已经与姐姐一样高了吧,他俩并肩双行在桃树之下,没有了母亲,此时不知有谁来抚摩其背,爱怜他们。

  想到此,常年在外漂游、心情寂寞的李白不由得思绪万千,肝肠寸断。撕片素帛写下远别思亲的情怀,寄给远在济宁的家人:“吴地桑叶绿,吴蚕已三眠。我家寄东鲁,谁种龟阴田?春事已不及,江行复茫然。南风吹归心,飞堕酒楼前。楼东一株桃,枝叶拂青烟。此树我所种,别来向三年。桃今与楼齐,我行尚未旋。娇女字平阳,折花倚桃边。折花不见我,泪下如流泉。小儿名伯禽,与姊亦齐肩。双行桃树下,抚背复谁怜?念此失次第,肝肠日忧煎。裂素写远意,因之汶阳川。”

    郑学富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