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江南乡试怪象 竟有“科场闹鬼”迷信

老南京 Liujianxin 未收录

  清代的科举考试有个当时看起来十分怪异,其实是迷信的现象:“科场闹鬼”。人们相信,科考期间,所谓“恩仇”二鬼就会显灵,让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行善积德者会榜上有名,作恶缺德者会名落孙山甚至自残自缢。清代一些文人笔记对发生在江南贡院中的“闹鬼怪象”多有记载。如《白下琐言》就记录了发生在道光五年(1825)江南乡试中四名遭到“科场果报”的考生。

  科场闹鬼的迷信,不外是劝人行善、诫人去恶的宣传;更是有意掩盖科场作弊的烟幕弹。

  荒诞不经的招鬼仪式

  清代科考的“”仪式在北京、江南一带很是盛行。据《夜谈随录》等书记载,招鬼仪式在考生入场的前一天夜里举行。主持其事的官员穿着礼服,神态凝重,“致诚以招鬼神,请神以红旗,招家亲(亲人亡灵)以蓝旗,引恩、怨鬼以黑旗。”当然还少不了焚香祭拜、祝祷祈求等内容。

  招鬼仪式结束后,号军把这三色的旗子插在江南贡院明远楼的四角,让入场的考生都能看到。插旗时,号军和官吏们齐声高呼:“有冤者报冤,有仇者报仇。”考生进入号舍后,负责每列号舍的号军,在夜间巡视时,一边敲打着打更的梆子,一边也喊着“有仇报仇,有冤报冤。”吓得不少考生头皮发麻,汗毛倒竖。

  招神招鬼的做法给考生带来很大压力。“于是有失行者,精神为之刺激,惴惴不安;益以昼夜疲劳,往往中恶(生病),作鬼神相附语。传者神之,谓为冤报矣。”

  对这种荒诞不经的招鬼仪式,有识之士并不支持且严词斥责。张伯行(1651-1725)是康熙朝的名臣。康熙四十八年(1709)他任江苏巡抚,两年后适逢乡试,他担任负责江南乡试一切事务的监临(官名)。按惯例,在考生点名入场前,要举行仪式,招“恩仇二鬼”先进。张伯行知道后,大怒,神情严厉地斥责说:“进场考试者,皆沐浴圣化、束身珪璧之士,尔等平日何以不报?乃正当国家取士大典一切关防严肃时,岂许纷纷鬼祟进场吵扰耶。”(《履园丛话·张抚军退鬼》)由于他的反对,招鬼仪式未能举行,而“是科南闱(指江南乡试)无一病者”。

  考官拜鬼被同行戏弄

  清人宁调元《淡墨录》 记有一事,也很有趣。

  雍正四年(1726)江南乡试,有位叫张磊的考官,中进士很早,在同考官中以前辈居之。住进江南贡院后,他每天晚上都要摆好香案,焚香拜神,虔诚祝祷神灵暗中保佑,如果有哪个考生平日行善做好事,望暗中指点,好让其榜上有名。他的行为被同行知道后,都笑他太痴,于是相约戏弄他一下。

  一天晚上,张磊拜神后,在灯下伏案阅卷,他拿起一份卷子看了看,就放在一旁;躲在窗外偷看的几个同行拿来一根细竹竿,伸进窗内挑了挑他的帽子,张以为是神在暗示,于是拿起卷子再次拜神祝祷。待他坐下后,同行又用竹竿挑动其帽,张磊不再阅卷,直捧卷子去找两位主考。其时正主考沈近思、副主考曾元迈已上床睡觉,张叩门求见。两位主考起床开门后,张磊说,这份考卷神明两次暗示,应当录取。沈近思接过考卷细细阅看后,笑着说:这篇文章写得很好,取中有余,你又何必借鬼说事呢?

  发榜时,写这篇答卷的考生果然榜上有名。张磊甚是得意,感谢神灵“掀冠暗授”。同行便把真相告知,说是我们戏弄你的。谁知张磊听后,不但不生气,反而一脸严肃地说:“此非我为君等所弄,乃君等为鬼神所弄耳。”此话一出,同行面面相觑,无言以对。

  县令为行善考生代笔

  说到科考中善有善报,《北东园笔录初编》记有一个虚构的故事,尤为典型。

  当时的句容县有个考生,家贫好学,乐于助人。江南乡试前,亲朋好友赠送十两银子让他应考。他来到南京,寄宿在城南地藏庵中。一天,邻近一家哭声甚哀,他打听得知,这家儿子外出经商多年而无音讯,婆媳二人生活难以为继,婆婆无奈将媳妇卖给他人,不想让媳妇跟着自己饿死,分离之际,两人痛哭。

  得知实情,考生决定施以援手。他冒充老人之子,手书家信一封,信中说在外经商获利,但因结账尚需留待时日,先寄银子十两以作家用。他将信和亲友赠送的十两银子叫人送到邻家,婆媳二人喜出望外,卖媳之事遂作罢。

  施银于人,考生只好借钱入闱考试。头天晚上,他梦见神灵对他说:“此科你能高中,但三场考试必须全交白卷才行。”醒后,他觉得此梦荒唐可笑。头场考试,他正要握笔书写,却神情恍惚,心乱如麻,一个字也写不出来,不久竟趴在号板上睡着了。醒来,已日薄西山,不得已他只好交白卷而出。此后,第二场和第三场均是如此。

  谁知发榜时,他竟高中第二名。正在他错愕不解时,有人骑马送来一个信袋,说是一位县令叫他送来的。考生打开信袋,里面装的竟是写有他姓名的三场答卷的底稿。原来,这位县令是位进士,很有些名气。他一心想当回乡试考官,可朝廷却外放他任县令。这次乡试,他被调来当收卷官,心有不甘;想找机会把三场试卷全做好,看看考官们的眼力如何。恰巧收到该考生的白卷,心中一喜,便带回住处,奋笔写好。发榜后,县令知自己的“代作”竟高中第二名,心中暗喜,又怕考生见怪,引起事端,遂把代作底稿密封送给考生。

  考生去县令处感谢,县令问:你为何三场都交白卷?考生告之以梦。县令说:你做了什么善事?考生想起考前施银之事。县令拱手作揖说道:你代人写家书,施银救急;老天爷派我为你做答卷,亦是报答,你又何必谢我呢!

 杨松涛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