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天 我家煤墼票送乡下亲戚

热点新闻 Liujianxin 未收录

老早到了大热天后,城南许多人家房子小,放个煤墼炉热浪袭人,吃不消。有人家将煤炉挪到堂屋或过道,有的干脆吃单位食堂了,热水到茶炉子去冲。

那昝子凭煤墼票买煤墼,大热天停烧煤墼炉,可省下煤墼票,留着冬季烤火炉。我家省下的煤墼票全送给郊区亲戚,那刻郊农烧锅全靠烧稻草麦秸柴禾。我家那昝子夏天就在院子里搭个四周无遮无挡的小棚,将就遮阳挡雨就行。棚子里独放个缸缸灶,上面支口铁锅,烧树皮废木柴。城里人烧柴禾得有一定门路(关系),我家舅舅在木材公司上班,他经常带我们到火车站扒树皮,夏天就有了柴禾烧,冬季冷得抖呵时还能应急烤火。缸缸灶是我家妈用黄泥巴和稻壳做的,外观似水缸,通过侧面方形洞口往灶内投柴禾。缸缸灶能移动能搬走,离人家房间越远越好,烧时烟也不熏人,热量也不烤人。烧缸缸灶做饭时间很短,那昝子,我家妈每天清大巴早起床,在缸缸灶上烧一大锅开水灌进茶桶里,能喝一天。老早的大热天也是蔬菜“伏缺”(缺菜)时,那会儿夏季菜只有苋菜、蕹菜、茄子等少得可怜的几种,许多人家一饭一菜一汤就能糊嘴,外加点小菜凑合。不少老南京人喜欢苋菜下面疙瘩,有干有稀,有汤有水一锅熟,有点儿小咸菜就能凑合。天热,图个省事凉快,吃饱了就算吃好了。周昭琦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