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下路发现六朝园林 曾被误认为“谢安墓”

老南京 Liujianxin 未收录

  日前,“发现金陵地下之美——南京考古2016年度成果展”在朝天宫南京市博物馆揭幕。展览集中介绍了2016年度南京十项最重要的考古新发现,展出了200余件新出土的珍贵文物。

  借着2016年南京考古“成绩单”公布的契机,“老南京”版记者日前又采访了考古专业人士,了解到更多去年在南京发现的“考古趣事”。

  南京城砖本地烧造基地确认

  此次被列为“2016年南京十项考古重要新发现”中,有一处是位于栖霞区的官窑村明代官窑群遗址。南京考古研究院胡宁院长告诉记者,这个窑址群正是当年南京本地烧制南京城砖的所在地。

  胡宁说,以往学界普遍认为,南京明城墙城砖大部分来自江西、安徽等外地府县,南京本地虽然也烧制了南京城砖,但窑址的位置难以确认。而且,带有“应天府上元县”、 “应天府江宁县”铭文的老城砖(南京本地烧造砖),在南京城墙上也不容易找到,属“稀少城砖”。去年7月至10月,考古专家在栖霞区摄山街道的官窑村,通过考古勘探,发现了近百座大型砖窑,大多数为明代窑。根据窑的形状,可分为圆形、马蹄形、长方形和梯形四种。其中,圆形窑数量较多,可以看到内部火膛、窑床、烟道等结构。胡宁介绍,遗址出土的明代城砖残件上还有“应天府上元县”铭文,足以证明官窑村是南京明城墙本地城砖的重要产地。这处南京大 型官营城砖烧造基地的发现,对于明城墙研究极具价值。“这是我们目前发现的南京地区最大的城砖窑址群,不过也不排除其他地方也有城砖窑址存在的可能性!”胡宁说。本报最早报道的梅山村墓有何奥秘《金陵晚报》的忠实读者应该记得,去年3月份,本报根据读者提供的信息,最早独家报道了雨花台区西善桥街道梅山村发现两座东晋古墓。当时,一场大雨过后,梅山村的一座山坡上,表面竟然被冲出了墓门顶部的拱券。

  《大雨冲出一座六朝古墓》报道见报后,迅速引起文物部门高度关注,考古队也很快进场作业。这两座古墓的考古发掘早已经结束,专家也向记者透露了那次考古的成果。

  原来,这两座并排的东晋墓都是砖室墓,墓门前有排水沟,墓门高度超过两米,用青砖砌成,墓门拱券共有三重青砖,以“一重一伏”砌法砌成。两座墓属于同一家族,幸运地没有被盗掘过。墓中出土了酱釉鸡首壶、青瓷带盖罐、陶盘、耳杯等器物。

  专家推测,这两座墓为夫妻墓,夫妇各葬一墓,两座古墓形制完整,为研究东晋时期南京地区的墓葬文化提供了珍贵的考古资料。

  “谢安墓”确认为六朝私家园林

  去年12月,有网友在微博上爆料,白下路原市委党校旧址上发现了所谓的“东晋名相谢安墓”。此事经媒体报道后,迅速引起高度关注。随即有专家辟谣,现场发现的并非谢安墓。真实的谢安墓本来位于雨花台梅岗,到南朝南陈年间,由于谢安墓被人盗掘,其后代谢夷吾将谢安墓迁往浙江湖州市长兴县太傅乡三鸦岗。

  那么,当时在原市委党校旧址上发现的,究竟是什么遗址呢?考古专家这次也给出了答案。

  原来,位于六朝建康都城东面、靠近青溪的是一处六朝时期的园林。遗址上发现了灰坑、水井、道路等,其中还有大型六朝石构遗迹。这处遗址占地面积大,造型曲折,专家推测与东晋晚期至南朝早期的士族园林有关,这也是六朝建康都城遗址考古中首次发现园林遗存。

  价值高的古墓原址保留将开放

  在南京的溧水、高淳两个区,有着大量的春秋土墩墓。去年,南京考古工作者对这些土墩墓的探索,也有了新的进展。在高淳区永城路以东,双高路以南的一座夏家塘土墩上,考古专家共发掘了九座古墓,墓葬均为土坑竖穴墓,出土了铜鼎、铜锛、铜箭簇等器物,时代为春秋早期至中期。

  专家介绍,夏家塘春秋土墩为“一墩多墓”,其中五座墓还铺设有石床,这在江苏地区为首次发现,对于研究春秋时期高淳这个地方贵族基层的葬地、研究土墩墓葬制具有重要意义。

记者昨天还获悉,去年南京地区考古发掘的多座古墓,因为文物价值非常高,考古发掘结束后,文物部门在征求专家意见后,决定对其中的雨花台区冯韦村后山头六朝至明代墓地、雨花台区西善桥梅家山东晋墓地、雨花台区天隆寺西晋至明代墓葬等予以原址保留,将来有望向公众开放。

  □金陵晚报记者 于峰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