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露前后逮蛐蛐 公鸡头们开心哦

热点新闻 Liujianxin 已收录

  又到白露节气了,想起小时候逮蛐蛐的好玩事。那昝子,大家都住在低矮潮湿的平房,屋周围堆着碎砖瓦长着杂草,虽然生活条件瓤(差),可白露前后,小炮子子们都开心得一塌,公鸡头(男孩子)们都围着屋子逮蛐蛐。

  那昝子,南京娃儿把蛐蛐喊为“小虎”,这么鬼点大的东西哪里来这么大的斗劲,与老虎比一点也不俄搁(差)。要逮来斯的蛐蛐就得做“功课”。找根细铁丝盘个圆口,再将家里的旧蚊帐剪下一块来,简单铰几针就成了蛐蛐网。拣根竹竿下一截子,把一头锯开,然后在竹身上每隔一段横着锯个细槽子,再剪几个马粪纸小片子插进去,就成了蛐蛐管,就是蛐蛐们临时的家。白露前后的晚上,家里水缸旁、外头墙脚边、草窝子里、碎砖头底下都会发出蛐蛐的叫声。我们有的打着手电筒,有的点上蜡烛,轻轻挪动脚步,蹲下来仔仔细细地听上个两分钟,这叫“听琴”。“琴声”脆而急那肯定是“小虫子”,牙口不行,我们手下留情,要是“琴声”舒慢并沙哑,那多半是“弱(体弱)虫子”,我们大度放弃。要是听到的节拍稳定且洪亮,那多是体壮牙坚的“正(好)虫子”。于是娃儿就一起上,搬开水缸,拨开杂物,蛐蛐猛地见到我们这个阵势一下子蒙得了,只会原地打转,我们立即用网子一罩,一只漂亮的蛐蛐就进了蛐蛐管了,蹲在自己的隔(单)间里。也有的蛐蛐脑袋瓜灵光,一见光马即(立刻)钻到泥巴缝里,照死(无论如何)不出来。我们只得找个瓢子往里头灌水,要是离家远,公鸡头们干脆背着身子“尿上一把”,逼着蛐蛐出窝束手就擒。

 张克国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