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家花园都是新建的?后人带你看“真古董”

老南京 Lurken 0评论 已收录

□金陵晚报记者 于峰

5月1日,一代金陵名园愚园(民间俗称胡家花园)正式对外开放,迎来了如潮人流。有一些读者在逛过愚园后和“老南京”版的记者交流,他们觉得胡家花园大部分的景观、建筑都是复建的,“古意不足”。真的是这样吗?记者采访了愚园文史专家陶起鸣和胡家后人胡维辛,在一起探访胡家花园的过程中,他们为“老南京”读者指出了这座园林中真正的“老古董”。

209992-(原图)QQ截图20160506131716

愚园铭泽堂。本组摄影 陶起鸣

有部分是重建的仿古建筑

胡家花园是晚清南京最著名的私家园林,其前身是明代初年徐达后裔魏国公徐俌的西园别墅旧址。后来,园主人几次易主,先后为徽州商贾汪氏、兵部尚书吴用光等人。入清以后,此园渐渐败落。同治年间,富商胡恩燮买下西园旧址,构筑愚园,将其营造成南京城南首屈一指的私家名园,有清远堂、春晖堂、水石居等三十六景。
民国以后,由于战火影响,胡家花园再次衰败,沦为大杂院,“叠石虽存,然久失修葺,已危不可登。”这一状况一直持续到十年之前,记者首次来到胡家花园时,看到的就是大片民居杂院,园内池子成了臭水塘,周边还有不少菜地。
此次修缮重新开放后的愚园,恢复了历史上的景观,再现了金陵名园的风貌。陶起鸣告诉记者,不可否认,如今愚园中相当一部分建筑都是重建的仿古建筑,景观所在位置,和老地图相比也发生了变化。不过。愚园里还是有一些老建筑、老物件、老古董的。

正厅还是原汁原味老建筑

“老南京”的记者日前和愚园文史专家陶起鸣、胡家后人胡维辛一起探访了愚园。陶起鸣告诉记者,愚园住宅部分的正堂——铭泽堂,在整修前是某厂的宿舍,算是原汁原味的老建筑。整修后,铭泽堂整个框架、形制保持原样,房屋大架,柱子都是原来的,房梁及其雕刻也基本保持了原貌。铭泽堂门前的院子地面,也保留了许多旧日的砖石。
铭泽堂的后厅,也就是园主居住的两层小楼(民间俗称小姐楼、老爷楼),其房屋大架是原有的,许多木构件都是原物件。西边的楼梯,也只更换了上半截。铭泽堂所在建筑的东山墙上,有一幅“紫气东来”砖雕门罩,雕刻得细致入微,技法高超。陶起鸣介绍,这幅门罩的部分构件也保留了老砖雕,其他则是后来更换的。
陶起鸣说,胡家花园住宅部分在进行维修之前,由于住过很多居民,房屋结构被严重改造过,破烂不堪。和普通的城南大杂院没多大区别。维修中,有一部分房屋进行了落架大修,朽烂的建筑构件不得不被更换下来,换上去的,则尽量使用从其他地方收集来的老构件,做到了“修旧如旧”。

“愚园养生池记”碑保存完好

漫步现在的愚园,很多游客会对园内两座假山产生浓厚的兴趣。陶起鸣告诉记者,愚园在历史上正是以假山取胜,被誉为“南京狮子林”。但有点遗憾的是,现在人们看到的愚园假山,都是此次维修中用太湖石重新垒筑的,原有的清代愚园假山,早已经损毁、散落了。

不过,现在的愚园里,还是有一批石质文物的。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愚园养生池记”碑。
“愚园养生池记”碑,位于愚园水塘——愚湖。胡家后裔胡维辛介绍,“愚园养生池记”碑本来立在园中。胡家花园沦为大杂院后,古碑也同时失踪,后来整修时才被无意发现,只是很可惜已经裂为两块。如今,“愚园养生池记”碑已修复完成,放在湖边,供游人了解愚园历史。
陶起鸣等人仔细辨识过碑文,得知此碑是1924年由愚园主人胡光国(当时80岁)所立,碑文首先提到,清代中期,愚园沦为菜地。胡恩燮的儿子胡光国对愚园进行了大规模整修。1924年,高僧印光来到南京,应陶道开居士邀请来愚园说法。印光法师和冯嵩庵等人在南京三汊河设放生池,魏梅荪(即民国南京著名慈善家实业家魏家骅)同时也请胡光国在愚园内设养生池,也就是放生池。胡光国因此写下碑文,请人刻制石碑,要求后代子孙要保护愚园养生池中的鱼,不能随便捞取,“使天地好生之德,如来度生之门,得以大畅”。

郑板桥的石刻已经回归愚园

在愚园衰败后,愚园的一些文物也散落民间。此次重新开园,胡维辛等后代也捐赠了一批文物,其中包括花坛、石桌、石凳等。胡家后裔捐赠的石桌石凳就放置在后厅西侧庭院内。陶起鸣介绍,这组石桌凳是胡昌期(愚园第三代主人)及其子孙所使用的,见证了胡家花园的兴衰。
此外,流落在外的两方清代名人碑刻也已经回归愚园,其中一方是清代大画家郑板桥的“竹子刻石”,另一方是清代书法家邓石如的“幽兰怀馨”碑刻。这两方碑刻,原先嵌于愚园“觅句廊”内,本世纪初曾经在南京“吴敬梓故居”陈列。陶起鸣介绍,两块珍贵的石刻已经由愚园回收,园方正在拟展示方案。

209991-(原图)DSC_4791

“愚园养生池记”碑。

喜欢 (1)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