肚子“闹革命” 蒿子草填肚皮

热点新闻 Liujianxin 未收录

开春后,郊外的野蒿子(非芦蒿)疯长。蒿子是野草,现代人不需要草来“填肠塞肚”,吃蒿子的人少得一塌。但是蒿子属保健食品,利尿消肿降低血压,对心血管有功效,常吃对身体健康有益,不过初吃蒿子感觉有点儿苦。

小时候没得油水吃(荤食少),我们小把戏(小娃)个个长得像瘦猴,但放学后还喜欢疯(玩耍),跳牛皮筋、“格房子”。春天日头长,疯一阵后肚子“闹革命”(饿)了,马即回到家,翻尸倒骨到处找吃的。灶台上没得米饭,有锅巴也行啊,铲起锅巴就吃。娘老子就会韶叨了:“砍掉头(讨厌)的小炮子子,成天只晓得疯,这个月计划粮快要吃光光了,到月底叫你‘扛皮’(饿肚)没得吃,让你髋过头来啃(没食吃)。”吸取教训,我只好等娘老子不在家时进厨房,实在找不到吃的,“萝卜鲞咸小菜也行,一整块大萝卜鲞,放嘴里就咯嘣咯嘣地嚼。齁死烂咸也没关系,多灌(喝)些开水嘛,也能抵挡一阵肚子“闹革命”。

春天野菜齐发芽,而蒿子的确是草,没人撒种,河边、田埂边多的是。到清明后就能掐吃了。过日子人家,为了每月计划口粮能吃到月底,只好平时采摘蒿子“填肠塞肚”。我家妈有两把刷子(手艺),做出的蒿子粑粑,好吃得一塌带一抹。沿武定门外护城河(秦淮河)走一遭,蒿子长得来斯一塌,我们边走边掐蒿子嫩头,一遭走过来,篮子里塞满。回到家我妈会抓紧吃蒿子的个把月时间,三天两头做蒿子粑粑吃。她将蒿子洗净,用开水烫一下切碎,掺干面(小麦面粉),加水,搁(放)点儿盐,再揉和,双手拍打做成圆粑粑,贴在大灶铁锅四周边,铁锅中心凹处加水,水不超过粑粑,烧大火蒸20分钟就能吃了。万华茹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