腌菜花炒毛豆 让我想起妈妈

热点新闻 Lurken 已收录

秋凉后,矮脚黄青菜上市了,毛豆也颗粒饱满起来。每年这一刻,腌菜花炒毛豆是我必吃的菜。

童年那昝子家境贫寒,我家妈每次买青菜时都要带上几两毛豆,剥下的青菜边舍不得扔掉,用清水洗净,切碎后用盐腌一下,名曰“腌菜花”,挤出里面盐水,下锅用大火炒一下,然后将煮过的毛豆米往锅里一倒,加一点秋油(酱油),再炒片刻,一碗翠绿清香的腌菜花炒毛豆米就上桌了。你还甭说,青菜边经这么一加工,炒出来的菜既可口又下饭,好吃得一塌。

我家爸爸边喝着青菜汤边夸我妈:“歹怪(竟然能够)把青菜做出一菜两吃的,呆(念ai)摆(绝对)是个会过日子的能豆豆(能干人)。”我家妈听了说:“你勤钱(挣钱)又不多,只能穷日子穷过哎。”又转头对我们几个娃说:“不是你们老子推板(无能),现如今是三十晚上的月亮,家家一个样。”我的父母和睦相亲,日子虽清贫,但家庭温馨。可是天有不测风云,病魔使妈妈过早地离开了我们。

妈妈“走”后,每年秋凉,矮脚黄青菜上市,我家爸爸都要买来青菜、,仿照妈妈样做腌菜花炒毛豆,那味道实在不如妈妈做的好吃,让我们对母亲倍加怀念。

我结婚后,父亲和我过,每到秋凉,他总要不吱声不吱气(不征求意见)地做一盘腌菜花炒毛豆,父亲每次择菜时总去晒台,背对着我们。一次我去晒衣服,看见他低着头,眼里噙着泪水,动作缓慢,我忽然明白他想念我妈了。后来父亲也“走”了。

又到秋凉时,我自然而然地要做腌菜花炒毛豆给家人吃。有次老婆嗔怪地对我说:“你真小气巴拉地(吝啬),菜里放点肉丝不是口味更好吗?”她哪里晓迪(知道)醉翁之意啊,我要的不是口味,是思念那远在天堂的双亲。喻作寿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