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识“水中落花生”偏是此物最相思

热点新闻 Liujianxin 未收录

/金陵晚报记者 苏啊青

说起南京的“水八仙”,菱角赫赫在列,但它并不起眼。今天的时令美食谈菱角,且有必要谈,免得被人遗忘。因为如今菱角不算常见之物,且上市时间极短。现在这个时节——7、8月正是菱角上市的好时候,紫金山新闻记者了解到,江南粉红菱每斤价格在5元左右。戏谑一句:若是有闲人买来菱角烹煮,不仅能满足口腹之欲,还能解思乡之愁。

   读菱“菱角市”至今仍是南京的老地名

“南湖菱”“西湖菱”“蝙蝠菱”“郢城菱”……菱角的品种实在不少,但对老百姓来说,这些名字端的叫一个“诘曲聱牙”,太难分辨了。食客通常都是以地域划分的,地域产生美食记忆的共鸣。对爱吃菱角的食客来说,它只有颜色和形状的区别,诸如青色的、红色的、紫色的;也有二角的、三角的、四角的,甚至是无角的……我们今天谈的是江南的粉嫩红菱,有两个尖尖角。菱角在我国食用历史悠久,可追溯到8000年前,比如浙江萧山跨湖桥遗址出土的距今7000~8000年间的菱角遗存。江南与菱角的缘分,自然不必细说,你去搜索《采菱曲》,多的是江南小调。

南京也笼罩着江南的烟雨,菱角在这个城市更是留存了不少痕迹。南朝梁江淹曾写过:“秋日心容与,涉水望碧莲。紫菱亦可采,试以缓愁年。”南朝定都建康,也就是今天的南京,可见当时南京人对菱角的喜爱!时至今日,南京还有一个老地名叫做“菱角市”,据说是以前的人们专门用来交易菱角的地方。

对很多城市人来说,美味的菱角是解锁故土记忆的密码。江南沟河交错、池塘遍野、水系发达,正是生养菱角的好地方。当田田的、绿绿的菱叶探出水面铺展开来,莹白如雪的菱花香由浓转淡时,菱角的收获季节就到了。蛙声与虫吟混成一片,小鱼小虾在菱塘中悠游,采菱时男女老少的欢声笑语……有的时候,人们剥开一颗菱角是为了搜寻儿时的足音和影子。

   采菱 采菱不只有美感,还是一个技术活

“野生鲜菱角,8元一斤!”菱角收获的季节,时常有行脚商担着两担鲜菱角,走街串巷。人们纷纷闻声而来,多则三五斤,少则一两斤,买了回去,或做菜或蒸熟做小食,都可以。

文人对采菱有诸多绮想,尤其是对采菱女。刘禹锡在《相和歌辞·采菱行》中写采菱的盛况:“白马湖平秋日光,紫菱如锦彩鸾翔。荡舟游女满中央,采菱不顾马上郎。争多逐胜纷相向,时转兰桡破轻浪。”实际上,采菱是个技术活,如今大部分是男人来做,女人只做些辅助工作。

南方采菱是有些特色的,有专用的采菱桶。采摘者头顶着采菱桶,把它放到水面上,同时在木桶里放上一把特制的适合采摘者端坐的小木凳,然后小心翼翼地端坐上去,用双手或两只小木板当桨,划进菱田去采摘。“菱角桶”的底部是椭圆形的,酷似体育场内跑道的形状,外径长约1.5米、宽约0.8米,然后在周边立起约0.5米高的侧板。桶的大小只能承载一名体态轻盈的人,瘦子们在菱塘里灵活作业,不一会,便能采摘不少的新鲜菱角。

孩子们在水边嬉戏打闹,采菱者在水中挑拣,天蓝云白水碧,还可嘬一个甘甜爽脆的菱角。这样,或许能暂时忘却劳作的辛苦。听说,久作的菱农, “菱角桶”都是祖传的,结实,好用。吃菱 清热解暑的菱角,夏天谁不爱?菱角号称“水中落花生”,是一种养生的食材,功效强大,而且菱角全身都是宝。现在市场上少见,年轻人也不太知道的,就是种植菱角的“衍生品”——菱角菜了。菱角可生吃,可熟吃,这和嫩菱、老菱有关系。紫色的老菱口感粉糯,粉红色的嫩菱口感鲜脆,吃法上的讲究大不相同。老菱最经典、最简单的吃法就是用盐水煮,当孩子们的小零食就很不错。而嫩菱除了生吃,也适合做甜品与炒菜。古人认为多吃菱角可以补五脏,除百病,且可轻身。所谓轻身,就是有减肥功效,因为菱角不含使人发胖的脂肪。《本草纲目》中记载,菱角能补脾胃,强股膝,健力益气,菱粉粥有益胃肠,可解内热,老年人常食有益。“谁识‘水中落花生’,偏是此物最相思”,在城市生活的我们,很难回到乡村,关于故土、关于童年的记忆,只有在品尝到久违的菱角的味道时,才悄然浮上心头。对现代人来说,菱自故乡来,菱解故乡愁。但每年留给我们吃菱角的时间并不多,所以这个季节一定要多吃吃,过了时节想吃就得等到下一年了。

喜欢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