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昝子冬天鱼价便宜 邻居们甩吃

热点新闻 Liujianxin 未收录

老早,每到冬天,南京不少“水摸子”(下水摸鱼的人)都要到秦淮河摸鱼,还有些乡下农民要清“鱼塘”,弄上来的鱼歹哩,鱼价自然公道()。大杂院邻居们就结伴隔三差五跑到河边、街头,花上块把钱,拎上好几斤鱼来家。到家后,就把这些二三寸长、鱼鳃还在动的小鲫鱼刮鳞、剖肚、洗净晾干,从泡菜坛里捞出泡青椒,切成条,用酱油、料酒、白糖调汁儿。把小鲫鱼放到铁锅里,大火烧开后,放进挤干卤水的腌菜花,小火慢慢笃,等到收汤时,就能起锅了。野生的小鲫鱼本身肉就嫩,再配上腌菜花味道笃定刮刮叫(很好)。要是吃不完,连碗放到篮子里,挂到屋外自然结冻。第二天吃鱼冻,味道更来斯。

要是买回来的是杂鱼(草鱼、昂刺、鲶鱼、泥鳅),就做杂鱼炖豆腐。搁点油先用大火煮,然后小火煨,鱼汤慢慢地变成白颜色,再把切块的豆腐放进去,等一刻就闻到鱼汤的香味了。要是想吃辣的,就摔点干红椒进去,吃起来辣得满头冒汗,嘴巴吸着凉风,才宜当(舒服)呢。

还有就做个杂鱼锅贴。弄个缸缸灶,把杂鱼洗净放好调料就放在铁锅里面煮,锅边贴点苞芦饼。等鱼汤熬好了,苞芦饼也熟了。因为是柴火烧的,那鱼汤香味真是绝对(好极了)。那昝子,冬天鱼便宜,邻居们才会变着法子甩吃,时隔50多年,还是忘不了。 王恩翔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