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陵兵工厂曾发现明代印度高僧舍利铜塔

老南京 Liujianxin 已收录

  南京中华门外,历来是佛寺集中的地方,大报恩寺遗址上曾出土过佛顶骨舍利、玄奘顶骨舍利,已经广为人知。其实,这一带还出土过一座印度高僧的舍利铜塔,知道的人就不多了。笔者最近在民国杂志中,发现了这则湮没已久的新闻。

  老新闻记录“发现明代铜塔”

  “南京发现明代铜塔”,这是一则80多年前的新闻。近日,笔者翻看先前购得的部分民国杂志,在1930年11月出版的《英语周刊》里,发现一篇以此为标题的新闻报道,其内容如下:“南京,十一月一日,此间掘得古物学上极有兴趣之铜塔一座,该塔系金陵兵工厂工役于掘土安放新屋基时所发现。塔高三尺,坐二尺见方,所镌之字甚古雅,颇有艺术价值。古物专家之意,谓此塔为洪武时之物。文字所记,尤有历史上之关系,盖此塔乃印度某高僧火葬后之藏灰所也,现此塔陈列于古物保护所中”。

  “老新闻”短短一百多个字,但读来兴趣浓厚。于是,笔者查资料,1930年第22期《威音》佛刊也有类似新闻,提及此铜塔是安置明初高僧班的达舍利子之塔,其报道如下:

  “南京发现明初铜塔:南京南门外金陵兵工厂,近日因厂房不敷,将厂右空地填平,添建厂屋。昨工人掘地,发现石板数方,平铺如盖,坚不能破,群相惊异,报告厂长,派员督同用力掘开,得一铜质古塔,高三尺,座约两尺见方,八面七级,顶际系铃八枚,雕刻甚工。据碑文记载,塔为明初高士班的达火葬后藏灰所……洪武帝并尝亲制《善世歌》,褒其美德”。

  班的达是明代初期的高僧,供奉其舍利子的铜塔怎么会出土于金陵兵工厂呢?

  朱元璋为班的达建造舍利塔

  带着疑问,笔者继续查资料得知,南京大报恩寺遗址公园东面,今南京晨光1865创意产业园区即当年的金陵兵工厂所在地,金陵兵工厂的前身是金陵机器制造局,金陵机器制造局是西天寺遗址上建立的,历史上的西天寺曾经建有班的达舍利塔。

  班的达是印度僧人,又称“具生吉祥”、“班的答”,因敬慕五台山文殊菩萨应现之所,于元末至正年间从印度来中国,其人声望很大,刚抵达甘肃,即被朝廷召至大都(今北京),住大吉祥法云寺,深得元朝帝室敬重。

  当时,正是国内各种矛盾严重激化时期,各地反元斗争异常激烈。元至正二十八年,徐达统帅的明军北伐军攻占大都,结束了元朝统治。明朝建立,改元“洪武”。

  洪武二年,班的达从大都到达五台山,驻锡于寿安寺。洪武七年,班的达南下至金陵,明太祖在奉天门接见他,特赐银印,称为“西天善世禅师”。

  洪武十四年,班的达在金陵圆寂,荼毗(火化)时出五色舍利子众多,《补续高僧传》记载:“烟所及处,皆成舍利,缀于松枝者,若贯珠焉”。

  班的达弟子智光撰写的《西天班的达禅师志略》 亦有记载:“获五色舍利无算”。舍利子是佛教界非常重视的圣物,班的达在世时,誉满天下,离世后,有如此多的舍利子出现,与佛教缘分深厚的明太祖当然也非常重视,敕命在班的达圆寂所在地建宝塔安置其舍利子,并新建祠宇,赐名为西天寺。

  西天寺遗址后来成了兵工厂

  《金陵梵刹志》第37卷记载:“中刹西天寺,在都门外南城重译街,又名驯象街,西北去聚宝门一里,即近所领报恩寺后垣。国初,西天班的达禅师来朝,赐号善世,居此示寂,敕建为塔寺,因名西天”。班的达弟子智光撰写的《西天班的达禅师志略》记载:“明太祖亲至其葬处,车驾临视,赐名西天寺”。

  敬慕五台山文殊菩萨应现之所,是班的达来中国的因缘之一。《西天班的达禅师志略》提及,班的达圆寂前,“嘱弟子智光,善护如来大法,勿少懈怠”,又对弟子孤麻啰室哩等说:“五台山清凉实吾初志,今因缘已毕,无复往己,汝等将此梵书一页泊吾遗骸,分少许至彼,足吾愿矣”,所以在五台山也有班的达舍利塔,五台山的班的达舍利塔,由见心来复禅师撰写塔铭。南京西天寺班的达舍利塔, 由日本和尚中巽撰写塔铭。

  永乐十年,由于西天寺旁边大报恩寺的大规模重建,以及永乐十五年班的达“帝师级”弟子智光北上等因素,沧海桑田,昔日名寺逐渐破败。

  1865年,李鸿章在西天寺遗址上建金陵机器制造局,1929年金陵机器制造局改称金陵兵工厂,所以班的达舍利子出土于金陵兵工厂,其缘由基本清楚。

  藏于南京古物保存所后下落不明

  曾经陈列班的达舍利子铜塔的古物保护所,即南京古物保存所,建立于1915年,位于明故宫遗址上,是南京最早的现代博物馆。相关资料记载,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南京保卫战前,国民政府下令将南京古物保存所重要文物5箱,计有秦汉古剑等珍贵文物118件,随南迁的北平故宫文物一起迁移到大后方。

  当时,南京库存文物有19634箱,南京失陷前运出16681箱,城陷时还有2953箱未及运出,落入日本人之手。

  1938年日本三田史学会发行过《江南踏查》一书,编250043-thumb_940__1403684998240著者是松本信广,里面有日本“勘探队”对南京古物保存所中文物的调查记录,证明日军攻城时,古物保存所并未完全毁于战火,且沦陷后日本考古专家染指过南京古物保存所的文物。

  笔者学问所限,再加上许多资料无缘阅读,不好妄下结论,至此只能引出一个问号:明代高僧班的达舍利子铜塔流落何方?敬请方家指正。

 张晓敏

喜欢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