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流水”奏雅音 古琴江湖看金陵

热点新闻 yuzhujiu 未收录

□实习生 张聪 卢婷婷 方晓宁 紫金山/金陵晚报记者 翟羽 王峰

一桌一几,一盆兰花,泠泠七弦,这是这场演出的全部配置。新春佳节刚过,金陵城内高山流水、游鱼出听。这是什么音乐,竟无法形容?原来,为弘扬中国传统文化,打造金陵文化名片,充实丰富金陵文化意涵,让更多的人了解分享金陵古琴艺术,由南京市文广新局、秦淮区人民政府主办,秦淮区文化局、南京市文化馆、南京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承办的首届古琴艺术金陵音乐周在宁拉开帷幕。

在电视剧、综艺节目里,我们也经常见到古琴的身影。最近,大型文博节目《国家宝藏》中推荐了南京博物院三件文物,袁弘作为国宝“竹林七贤与荣启期砖画”的守护人在情景剧中扮演嵇康,袁弘在节目中拿反了古琴迅速引爆网络。节目带火了国宝,也让更多人关注到了古琴艺术。看似遥远的古琴,其实与南京有着千丝万缕的渊源,甚至南京的金陵琴派无论古今都地位显赫。作为六朝古都的南京,历史上重要的琴人层出不穷,风格鲜明的金陵琴派留下了大量的史迹与曲谱文献。直到当今,金陵琴人始终活跃在琴界。你可知道金陵琴派有多厉害,金陵琴派历史有多悠久,都有哪些曲目?

  形成脉络

  1800年前,南京就有琴艺活动记载

中国古琴艺术源远流长,最早可追溯到3000年前琴人伯牙与知音钟子期的故事。

专家告诉记者,南京地区有琴艺活动的记载可追溯到1800多年前。相传,东汉末年,蔡邕到秦淮河畔探幽揽胜,根据青溪无处不同的特点,分别谱写成琴曲《游春》《绿水》《幽居》《坐愁》《秋思》。这也是现存最早见之于记述的古琴曲之一。

南京自古文化昌盛、历史积累丰厚。就琴文化而言,琴史上第一个艺术高峰于六朝时期即在南京出现,桓伊、王徽之、戴安道、顾荣、陱渊明等文化名流将清流带入琴的内涵。

王徽之是真爱古琴啊,至今南京还流传着与他相关的成语、地名。成语“人琴俱亡”讲述书法家王羲之的两个儿子王徽之与王献之的手足亲情。兄弟俩相继染上了重病,但王献之先去世了,王徽之赶到王献之灵位前,把他生前弹过的琴取来,然而怎么也调不好琴弦。于是,他便把琴往地上一摔,大呼:子敬子敬,人琴俱亡。

南朝帝王将相中喜欢琴的人也不少,梁武帝萧衍著有《琴要》、梁元帝萧绎著有《纂要》都是关于古琴艺术的。

明末清初的扬伦、庄臻凤等琴家制谱论乐,于南京形成金陵派,风格也得以确立。

  地位

  南京琴家占据琴坛半壁江山

专家告诉记者,民国时期王燕卿于梅庵课徒,古琴首次进入高等学府,影响巨大。其后夏一峰、王生香等琴人在南京以琴会友,广教门生,桃李遍布,更是一直影响到了当代琴坛。“可以说,于南京走进来、走出去的琴家占据了中国琴坛的半壁江山。为古琴文化的传承、发扬做出了极突出的贡献。”

古琴名家李家安,是不少年轻琴家经常提及的“恩师”。看到后辈成长迅速,在传承中有自己的探索和创新,他感到十分欣慰。他说:“金陵琴派在古代就是创新派,是在民族的迁徙和融合中诞生和发展起来的,逐渐形成了节奏平稳、中正平和、意境高古的风格,带有浓厚的文人风骨和书卷气。当代的传承与创新,要在挖掘传统的基础上,根据金陵派的特色来创新,同时可以借鉴其他派别的优点,兼收并蓄。”

文学

文学艺术作品里的金陵古琴

历史上的南京,长期以来就是中国文化中心之一,留下了不少名士琴家的踪迹及轶闻。

擅长琴歌的李白曾经七下南京,漫游秦淮。他的《示金陵子》一诗,从侧面反映了当时的琴艺活动:“金陵城东谁家子,窃听琴声碧窗里”;南唐帝王酷好文学艺术,宫廷画家周文矩笔下的《宫中图》生动地描绘了当时金陵宫女抚弦弹琴的风采;面对金人侵犯,南宋词人兼音乐家的姜夔来到桃叶渡,他有感于东晋大书法家王献之与桃叶的爱情故事,写下了《古怨》的琴曲。

“人琴俱亡”见证手足情深,那么刘义庆的《世说新语》中记载的王徽之邀请桓伊吹笛的故事,则是知己的惺惺相惜。王徽之听闻京中的桓伊是著名的吹笛高手,但他不相识。一次,王徽之坐船停靠码头,恰巧桓伊在岸上经过,于是,王徽之请人传话邀请演奏一曲。桓伊当时已经是朝中大官,听到此言,立刻下马依马而奏,连吹三遍,其音袅袅,其情切切。王徽之听得如痴如醉,如梦如幻。桓伊奏毕,打马而去,不复回顾。王徽之听完,不发一言,凝神遥望,荡舟而去,两人从始至终没有交谈一句。

这就是夫子庙一个古地名“邀笛步”的由来,也是笛曲《三调弄》 的由来。到了唐代,《三调弄》被改编成著名的琴曲《梅花三弄》 了。在首场音乐会——“金陵古琴名家音乐会”上,广陵琴派第十一代宗师梅曰强先生嫡长子梅士军就演奏了《梅花三弄》。

人物

金陵古琴名家的故事

首届古琴艺术金陵音乐周是一次“群英会”式的“雅集”,古老而深邃的金陵古琴生生不息。有人因为从广播中多听了一首古琴曲调,用尽半生经历寻找、学习、传承古琴;有人出身音乐世家,父子两代视古琴如命; 也有人虽然没有申报非遗传承人,但是怀着一颗赤子之心去传承金陵古琴……金陵琴家名家辈出,他们每一位都是竭尽心血传承古琴文化。采访顺序不涉及辈分与资历。

1、刘正春:对学生不计较学费、不藏私

作为古琴金陵琴派唯一一位国家级非遗传承人,刘正春先生已经因病去世,刘正春的辞世对金陵琴派来说是一个重大的损失。身为刘正春三个儿子中的老二,刘甦无论是表演还是从事教学,如今都在践行着他父亲的遗愿。

刘甦回忆,父亲在当时收了不少学生,只要学生肯学,父亲就教,态度也是和蔼可亲,学生中既有六七十岁的老人,也有很小的学生,“我爸对学生特别好,我们这些儿子,都特别羡慕他的学生们。”那个时候大家的生活条件都很艰苦,在刘正春那儿,学琴是不收费的,对于外地的、住得远的学生,他还会经常留他们在家里吃饭。他们家的房子一间用来睡觉,一间则被用来带学生,“学生们来了,他都是一对一的,一坐两小时,特别认真。”这使得刘正春陪儿子的时间比较少,好在刘甦和家人对此都已经习惯了。

2、梅士军:30平方米蜗居义务传授古琴

在首场音乐会上,一首高妙绝伦的《梅花三弄》让众人见识到了金陵琴派天人合一的艺术境界。演奏者梅士军是广陵琴派第十一代宗师梅曰强先生嫡长子,他说:“金陵琴派和广陵琴派都是一家、一个祖师爷。两家不存在派系之分。只是手法不一样,但都是古方,大调不变,传承的曲目也差不多。”

如今的梅士军,基本不参加社会活动。但他仍心系古琴的发展,古琴面临失传,弹奏的古琴不是原汁原味的,这是梅士军一直担忧的问题。“古琴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但现在人的观念在慢慢变化,传统的东西越来越少,老的指法也几乎失传,古琴传承是一个问题。”梅士军告诉记者,他的父亲生前能弹奏50多首大曲子,然而中国现代几乎没有人会弹奏大曲子。大曲子复原难度大,要想传承下去需要一帮人的努力。

3、桂世民:年少得志急流勇退,又在古琴最需要他时出山

每每见到桂世民,他都一袭古装,精神矍铄,儒雅端庄。去年,桂世民古琴专辑《桐梓问道》在南京发布,集金陵派三大保留曲目《良宵引》《关山月》《普庵咒》,更有《长门怨》《阳关三叠》等共九大古琴名曲于一辑,可谓桂世民的心血之作。第一次与古琴结缘以来,四十余载的潜心研习,全面细致的融汇总结,让桂世民形成了以金陵派为主干的独特琴风。

作为古琴大师,光从琴技上来讲,桂世民的琴技可以说是炉火纯青了,但是只有高超的琴技是远远不够的。他解释说:“古琴不仅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代表,也是中国语言文化的体现,它的文化含量要超出艺术含量。由于和古人所处的时代不同,现代人的视角可能深入不到那么久远的年代,所以传承人要在历史、文化、文学、诗词歌赋中多下工夫,才能更接近古人的创作精神。”

4、郭平:虽未申报非遗传承人,但著作等身

在首场音乐会上,南京师范大学教授郭平选择了一首鲜有人演奏的《文王操》,这首曲子与他的老师有关。20年前,由老师成公亮为曲子打谱,并非传统的琴家亲人口传亲授。“当年老师在南京打的谱子,他生活在南京,事业也在南京,与金陵也有密不可分的关系。”他说,他想借此机会纪念恩师并表明金陵琴派边缘化的现状。

郭平并非出生在音乐世家,小时候听有线广播里的音乐,忽然被古琴的音乐吸引。很多年之后,见到古琴才知道绕梁之声从这里来。1991年,在发小的帮助下,结识了启蒙老师——梅安派传人刘善教。为了学古琴,他拜过3个老师,还曾抱着4岁的孩子往返于南京与镇江之间,长达1年。

郭平对于古琴是一种真挚的喜爱,虽未申报非遗传承人,但他已经出版了《古琴丛谈》、《魏晋风度与音乐》、《净化灵魂的旋律》等著作。

 

  附件

  金陵琴派

金陵琴派琴曲代表作品有:《蔡氏五曲》《关雎》《秋塞》《佩兰》《汉宫秋月》《高山流水》《平沙落雁》《梅花三弄》《古怨》《阳关三叠》《醉渔唱晚》《秋江夜泊》《神人畅》《潇湘水云》。

金陵琴派主要特征:其一、融合南北琴风,在节奏、指法和音乐意境等方面,形成了独特风貌;其二、在艺术理念上,强调琴家应具有综合修养;其三、在艺术表现形式和内容上,突出琴歌与琴曲并存;其四、在演奏特点上,则秉持古韵,尤以“顿挫”取胜。

  来源:《秦淮“非遗”谱》

喜欢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