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位南京籍游客,全部确认安全 土耳其指责美背后捅刀 美叫冤

热点新闻 Rly1601 已收录

土耳其一名高官16日暗示,美国可能在幕后支持针对土耳其政府的军事政变。这一言论遭到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的坚决否认。

  外界猜测,美土关系趋紧,可能致使因政变关闭的土耳其南部因吉尔利克空军基地延后开放,对美军打击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空袭行动带来重大影响。

  支持政变?美愤怒否认

  政变后,土耳其指称流亡宗教人士费特胡拉·居伦是幕后策划,土耳其总理比纳利·耶尔德勒姆称,任何国家支持居伦都会被视作“与土耳其开战”。

  晚些时候,土耳其劳动和社会保障部长苏莱曼·索伊卢将土耳其政府对美国的不满进一步公开化,暗示美国幕后支持政变。

  对此,美国国务卿克里予以坚决否认。法新社报道,回应土耳其方面这一指责时,克里显现出愤怒。

  根据美国国务院发表的声明,克里当天致电土耳其外长梅夫吕特·恰武什奥卢表达抗议,称“指责美国与未遂政变企图有关的任何公开暗示或说法完全错误,对双边关系有害”。恰武什奥卢向克里通报了土耳其最新局势,强调土政府依然控制着所有政府机构。

  正在欧洲访问的克里说,政变发生时,他正在莫斯科与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商讨叙利亚局势,美方并没有事先得知有关政变的信息,“这出乎所有人的预料”。克里重申美支持土耳其民选政府,但他同时敦促土政府在调查这次未遂政变主谋的过程中“保持克制,并尊重适当程序和国际义务”。

  战机停摆 基地成筹码?

  土耳其发生政变后,土当局出于防范政变威胁的考虑关闭了因吉尔利克空军基地,并切断供电,事实上也导致这一基地用于打击叙利亚境内“伊斯兰国”目标的美军战机和无人机处于停摆状态。政变图谋平息后,美国方面还没有得到基地重新开放的通报。

  美国五角大楼发言人彼得·库克说,外部供电中断后,因吉尔利克空军基地眼下只能依靠内部发电维持基本运作,“美方官员正与土耳其方面共同致力于尽早恢复空中行动……与此同时,美军中央司令部正调整打击‘伊斯兰国’的飞行任务,以把()对打击行动(产生)的影响降至最低限度”。

  “显然,这里的变数就是(基地)关闭多久,”美国国防情报局前资深分析师杰弗里·怀特说,“如果我们不能从因吉尔利克起飞,这将对(打击‘伊斯兰国’的)空中行动产生重大影响。”

  土耳其一名政府官员16日称,关闭基地是“暂时”措施,“不会对(打击‘伊斯兰国’)国际联盟的行动产生重要影响”。这名官员强调,土耳其已经与美方商讨过这一措施,“他们理解我方关切”。

  外界猜测,如果两国紧张关系没能缓解,土耳其当局可能延后开放这一基地。

  路透社报道,如果长时间无法使用因吉尔利克空军基地,美国可能被迫抽调部署在波斯湾的空中军事力量予以填补,这将进一步制约美军本已捉襟见肘的打击能力。

  据新华社

  博弈

  昔日盟友如今死敌

  土总统向美引渡幕后推手

  土耳其官员在发生未遂政变后多次将矛头指向流亡美国的宗教人士费特胡拉·居伦,并向美国要求美方引渡其回土耳其。

  土总统埃尔多安16日在对支持者的讲话中以“那个住在宾夕法尼亚州的人”指代居伦,批评美国一直没有理会土耳其当局有关他企图推翻土耳其现政权的提醒。“我告诉过你(奥巴马),他参与了多次政变图谋,但你没有理会,”埃尔多安在讲话中说,“今天,政变发生后,我再说一遍,把这个生活在宾夕法尼亚州的人交还给土耳其。”

  居伦早年是埃尔多安亲密盟友,但其在土耳其媒体、警察和司法系统的影响广泛,与埃尔多安逐渐产生嫌隙,两人最终分道扬镳,成为死对头。1999年,居伦移居美国,此后一直深居简出,很少出现在公众视野。针对土耳其方面的引渡请求,克里表示愿意协助,但前提是土耳其方面提供“经得起考验的合法证据”。

  土当局被反指“导演”政变

  土耳其当局的频繁指责迫使居伦16日罕见召集媒体,再次否认参与政变阴谋,“我以最强烈的措词谴责土耳其发生的政变。作为过去50年多次政变的受害者,被指责为与这起政变有关联,尤其是一种侮辱。我坚决否认这种指责,”居伦说,他反而暗示埃尔多安可能“导演”这出未遂政变来巩固民望和自身权力。

  土耳其官员先前表示,居伦领导的“居伦运动”成员被发现参与这次政变。

  “我不知道我的支持者是哪些人,”居伦回答《纽约时报》记者提问时说,“我不认识这些人,无法确定他们(支持者)是否有参与的可能……也可能是同情反对派的人。”

  居伦认为,全世界都不会相信埃尔多安针对自己的指责,“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这是一场导演的政变,目的是进一步抹黑(‘居伦运动’)”。“不过……我不能说这种没有证据的话,这可能是谎言,”居伦说。 

  观察

  政变强化埃尔多安对军队的控制

  土耳其政府在不到一天时间里得到控制局势,分析人士指出,埃尔多安并没有因此次政变动摇地位,反而可能获得了巩固其统治的良机。土政变的“短命”同样具有一定必然性。

  首先,土耳其政局今非昔比。正发党经过十多年的执政,在土耳其政坛的地位不断增强,也有着较强的民意基础。其次,政变在军队内部并未得到一致支持。埃尔多安在与军方多年的博弈中,策略日益娴熟,尤其是军队中反对埃尔多安的高层将领几年前基本已被清洗。对比历史上几次成功的军事政变,此次发动政变的只是“一小撮”军官,并非军队主流力量,缺乏缜密的谋划和强有力的领导,军队内部没有形成合力。第三,土耳其社会对军人干政的接受度逐渐降低。随着土耳其经济的发展,土耳其民众逐渐习惯于文人政治。此次政变不仅遭到了民众的反对,就连反对党也纷纷表示谴责。

  此外,土耳其当前面临的国际环境也不利于政变成功。政变发生后,国际社会高度关注,谴责政变,呼吁支持民选政府。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政变充分暴露了土耳其军队内部分歧,也给了埃尔多安进一步“肃清”军队中反对者的理由。分析人士认为,此次政变失败后,军方在土耳其国内政治领域的影响力可能被终结,埃尔多安会进一步限制军方权力等方面。据新华社

  连线

  99位南京籍游客全部确认安全

  记者连线南京游客:目前平安,等待回国

  记者从南京市旅游委了解到,目前共有99位南京籍游客正在土耳其旅游,已经全部确认安全。记者昨天连线南京市民李先生,他告诉记者,政变引发的骚乱已经平稳。

  正在伊斯坦布尔参团旅游的南京游客李先生在电话中告诉记者。他是于7月8号凌晨到达土耳其的,当地时间7月15日是他们行程的最后一天,计划游览伊斯坦布尔市区,并于次日凌晨一点返回国内。他告诉记者,由于他们的酒店位于伊斯坦布尔郊区,所以外面看起来还比较平静。由于市区比较混乱,加上伊斯坦布尔机场航班大面积延误,他们一行只能呆在酒店里等待。“在伊斯坦布尔,本来我们有五个景点,比如说圣索菲亚大教堂、蓝色清真寺、还有地下水宫,现在都不能去了。领队说因为外面不太安全,所以我们就没有出去了,大家都呆在酒店里面。”李先生说,酒店里电视频道都看不到内容,夜里面他们赶到机场,但所有飞机都停飞了。“在机场只看到许多飞机在天上飞,都是战斗机。”

  相比他的安定,另一位正在土耳其拍摄风光的自媒体人陈先生就糟糕了一些。“我们是15日刚刚抵达的,本来从北京出发打算坐国航的飞机到德国转机,但后来还是服从安排坐了土耳其航空的直达航班,结果从机场到达酒店就遇上了爆炸。”陈先生说,晚上大家还在倒时差,就听到酒店外各种枪击声和子弹呼啸的声音,还有就是战斗机飞过的声音,“因为酒店离独立大街还有塔克西姆广场都太近了,爆炸时觉得整个房子都在摇,床也在摇,声音特别响,”他们一行5人都不敢出酒店门,”他说,昨天白天他们才出门逛逛,“所有公共交通都免费,已经恢复了平静。”他说。

金陵晚报讯(记者 于飞)

  进展

  挫败政变土耳其展开清理

  讨论恢复死刑以防事件重演

  土耳其政府和军方16日挫败一起政变,随即在军队和司法系统逮捕数千人。以强硬著称的埃尔多安说,参与政变的人“将为叛国付出沉重代价”。

  政变被挫败后,超过2800名军人被逮捕,包括多名高级军官;2700多名法官被解除职务,大约200名法官面临被逮捕。

  土耳其总理比纳利·耶尔德勒姆说,土耳其宪法委员会以及议会各政党将讨论恢复死刑,“以防今天发生的事件重演”。

  据新华社

  叛变军人投降后遭民众暴打

  据英国媒体称,部分政变军人投降后遭遇民众暴打,有的被打得鼻子出血、脸部扭曲。甚至多人被愤怒的民众活活打死,而警方也未能有效控制局势。

  报道称,政变失败后,大约100多名叛变的官兵在土耳其的博斯普鲁斯大桥投降。一名叛变的军人可能在博斯普鲁斯大桥上被一名市民斩首,而其他的士兵则被从军车上拖下,被愤怒的民众用皮带抽打。这些军人手抱头只能蹲在地上等待“惩罚”。

  此外,从其他披露的照片来看,一些身穿军装的军人被一群身穿普通着装的民众打倒在地,手捂着头血流不止,被民众围观。

  据法制晚报

喜欢 (0)